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初秋·下 【孙朴】

“啊我废话好多啊为什么还写不完,大概还要再更一次最终章才能写完呐”

【下】
400自结束后接着的是200米的比赛,这一次没有那么巧了,孙杨夺金,朴泰桓以微弱的差距摘银。
200自结束后,孙杨决定在等会儿进行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把给朴泰桓精心准备的礼物送出去,他本来是想在颁奖典礼结束后就送的,但是有点害怕全场观众再次振臂高呼“在一起!”或者“结婚”之类的口号,最后还是觉得比较低调一点的新闻发布会送就好了。
托放心的队友刚刚把礼物给拿了过来,此时精致的玉琢的海豚挂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小礼盒里,被孙杨收在裤子口袋里。
落座在采访席后,孙杨又开始紧张了起来,该什么时刻送呢?他会不会喜欢呢?会不会有点太贵重了朴泰桓该不会不收吧?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跑了出来,导致韩国记者采访朴泰桓的问题他几乎都没听进去,采访他的问题他也答得心不在焉。
最后发布会快结束的时候,孙杨已经把送礼物的台词在心里默念了好几百遍,正打算实战演练的时候,他全程用眼光偷瞄的朴泰桓突然没有等到记者的提问主动说话了。孙杨扭过头去看着他,发现朴泰桓表情有点严肃,然后听着朴泰桓说了一大段自己听不懂的韩语,底下的韩国媒体突然一片哗然,表情凝重,孙杨心里不安起来,顾不上送生日礼物的事了,着急的扭头看自己的翻译,翻译也是一脸吃惊的表情,然后小声的对他说道:“朴先生…朴先生说他比完这次比赛就退役了……”
孙杨一直放在裤子口袋里把玩着礼盒的手突然握紧,心情瞬间从天空跌落到谷底,心仿佛被人揪住一样疼,退役吗?为什么?现在成绩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游下去?以后要我一个人游了吗?
朴泰桓说完该说的话,表情又轻松起来,发现一直盯着他的难以置信的孙杨,抬手轻拍他的肩,然后对着话筒又补充了一句英文:“I’m sorry that I can’t swim with Sun Yang in the future, hope he can
get good grades in the next competition.”
这句话孙杨懂了,然而仅仅是抱歉对不起吗?那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呢?难过到像是在水里游了好几千米后突然抽筋溺水,难过到控制不住自己表情,孙杨觉得自己大概是史上脸色最难看的冠军了,他感觉得到自己向下的嘴角和大概已经微湿的眼眶。
有记者不懂脸色的问孙杨对旁边这位伟大对手退役的看法,孙杨完全没有力气答复她,他说不出话来,伸出双手遮住脸,控制不住的眼泪打湿了手掌心,克制不住还是小声地哭了出来。
朴泰桓大概也没想到已经历经各项大赛早已成熟多了的孙杨会因为自己退役而哭成这样。一瞬间他仿佛又看见很多年前初出茅庐的小孙杨,因为成绩不好躲在更衣室里哭,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呢。
朴泰桓像很多年前那样,拉下孙杨捂住脸的手,擦掉残留在脸上的泪痕,温柔的用韩语说:“没关系的,别哭了。”
孙杨透过被眼泪模糊的视线,看着依旧挂着温柔笑容的朴泰桓,也想起了很多年前,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朴泰桓,就被他瞧见了自己哭的模样。当年年少无知的孩子害怕自己丢脸,却没想到那个在赛场上永远霸气不羁的冠军朴泰桓会走近他,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安慰自己,还主动合照哄他不哭。
兜兜转转好多年,他笑得一如当初,他哭的模样也没变,但故事要结束了吗?
那天的发布会上,孙杨的礼物没来得及送出去,突然降临的朴泰桓退役的消息扰乱了他的心绪、打乱了他的一切计划。当天晚上孙杨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愿意搭理任何人,手里紧紧的抓着那个可爱的玉雕海豚不肯放。就好像握住了不放手,朴泰桓就不会退役,会陪他一起游下去一样。
教练张亚东在房间外面徘徊了好久,气急败坏的对屋子里的孙杨吼道:“你明天还有比赛呢!你还想不想拿牌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最后无能为力的把不知在何处的朴泰桓也一起算上,“臭小子不游了也等全部赛程结束再说,孙杨比赛最容易被你影响又不是不知道!”
“对了,朴泰桓!”张亚东突然有了想法,他火急火燎的带着翻译跑到韩国运动员的住宿区,找到了朴泰桓住的地方。
朴泰桓正一个人在屋子里收拾过几天返程的行李,突然门被砸的咚咚响,他还以为是哪家媒体找上门来了,结果听见门外是用中文喊的“朴泰桓”,赶紧跑去开门。刚打开门看是孙杨的教练,朴泰桓感到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问好,张亚东就抓着他的手往外跑。朴泰桓一脸惊慌的看着张亚东和翻译,翻译赶紧用韩语解释道:“孙杨今天得知你的退役消息后就情绪不高,教练想让你劝劝他,他明天还有比赛呢。”
朴泰桓刚理清思绪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被带到了一扇紧闭的房门门口,然后听见张亚东对着里面说了几句中文,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站在里面的孙杨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但是看见朴泰桓来了,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Hi,Park.”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