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贤者之爱 【孙朴】【真由桓x小狼狗杨】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刚看完贤者之爱满脑子都是这个有毒的脑洞,OOC预警!勿上升真人!”

Park的初恋女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
“什么?让我给你儿子取名字?让我想想,”Park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叫SUN吧,希望他是个小太阳。”电话那边的人夸他这名字取得真好呢,Park手上翻着书,跟着附和着:“是我的荣幸呢!”挂了电话,盯着手机屏幕直到它暗下去,Park心想:不会是你们的太阳,是我的呢。

7岁的SUN最喜欢去Park家,因为和Park在一起从来不用喊叔叔,明明和自己爸爸年龄一样大,可是Park几乎没有凶过他。Park会给他做好吃的,每一道菜都让SUN吃的肚子饱饱;Park会放任他在院子里发疯似的尖叫、奔跑,每一次SUN回头Park都在坐在草地上温柔的看着他;还有无数他没听过的小故事、探险奇遇记,睡前Park会用他温柔低沉的声音念给他听。

12岁的SUN决定以后要考Park任教的那所大学,他曾跟着Park去过几次校园,Park在讲台上讲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他拿着作业本在台下乖乖的做课后作业等Park。好不容易下课铃响起,SUN刚想过去找Park就有几位上课的姐姐走在了他前面,SUN只能看见她们团团围住Park,又在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接着他听见Park毫不吝啬的夸奖:“呀,真棒啊!真的很聪明呢!”,最后他看见Park笑眯眯的和每一位同学告别。
SUN心里不由得有点失落,原来他对大家都这么好啊,还以为只是对我好呢。

17岁的SUN拼命的在水里游着,触壁的刹那已经累得半死,他还是第一时间浮出水面摘掉泳镜,看着岸边宽肩细腰、身材堪称完美的男人对着他摇了摇手里的秒表,说道:“很不错,今年以来最快呢!我们SUN简直是条鱼啊,是条鱼啊!”SUN在水里边喘气边笑:“都是Park你教的好。”
SUN游泳的启蒙老师确实是Park,Park在海边有一住处,SUN小的时候时常去那里找Park玩。有次Park不知道在海里游了多远,一直在岸上看着的SUN突然发现看不见是Park的那个黑点了。他对着大海喊了好多声,哭得泪眼模糊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身影上岸向自己走来,是Park啊。他哭着扑过去抱住Park,嘴里还嚷嚷着:“Park你不能丢下我,Park你不要死!”
那个夏天SUN回到家,第一次和妈妈主动要求要报班学游泳,而且要游到第一,这样以后才可以和Park一起下水,也不用担心被Park丢下了。
从泳池里出来到淋浴室冲澡,Park 就站在他隔壁的淋浴间,他清晰的可以听着Park心情舒畅的哼着走调的小曲。SUN笑了笑,边用毛巾擦掉身上的泡沫边想着这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男人为什么这么可爱呢,SUN脑海里想像着Park是怎样笑着哼着小曲的同时,双手是如何抚过自己的身体。想着想着SUN觉得不对了,因为脑海里属于Park那双修长的手好像变成自己的了,那双手想从眼睛开始,顺着Park光滑的肌肤一路向下,抚过胸口的凸起,紧实的腹肌,然后握住某个关键部位。
SUN猛地晃了晃头,不可以,他是长辈,是看着你长大的长辈!不可以这样想他!SUN发现身下的某个部位不听话的蠢蠢欲动,赶忙把温水调成冰凉的冷水,然后无力的靠在墙上,任水流淌过。

18岁的SUN终于要成人了,父母给他准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生日前夜他偷偷的从学校宿舍溜出来,没有回家,而是去了Park的家,他想在安静无声的夜里听他用熟悉优雅的声音祝自己生日快乐。
SUN按响Park家的门铃,手上还拎着排队等了很久的宵夜,他知道Park看教案或者资料到这个点通常会饿的肚子咕咕叫。铃声响了三次,门才打开,里面站着的是穿着家居短裤光着上身的Park,Park看到他满脸的惊讶,“SUN,你怎么来了?”
“Suprise!”SUN举起手里的吃的说道:“想和你一起庆祝生日所以就来了,让我进去吧!”
Park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的想说些什么,SUN突然注意到男人精致的锁骨下方有一条不明显的红痕。SUN的第一反应是他受伤了?然而再看看Park欲言又止的样子,SUN明白过来了。SUN觉得心里一阵阵抽痛,他沉下脸色说道:“让我进去。”
Park还站在门口没动,SUN大力的推开门闯了进去,把宵夜重重的放在桌上然后就径直向卧室走去,越接近真相SUN越害怕,他握住门把手的手微微颤抖着,一瞬间的停滞之后猛地一下推开了门。柔软的床上趴着一个男人,男人听到开门声头也没回,背对着SUN说道:“Parky这么晚是谁啊?我们继续?”
一个男人,喊他Parky的男人,SUN觉得大脑已经无法接受思考这些讯息了,他只有一个想法:让床上的这个男人去死。
他红着眼冲了上去把男人从床上拎起来,毫无防备的男人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明白过来之前SUN已经一拳揍在了他脸上,SUN像疯了一样拳头一次一次落在对方身上,“你他妈是谁你敢碰他,你敢睡他!”
SUN听见Park在身后喊他住手,喊他停下来,他一向很听Park话的,但是这一次他不想听,什么也不想听。最后Park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他面前,用自己挡住一直挨揍的男人,SUN的拳头在意识到面前的人是Park以后停了下来。他看见Park没有一丝笑意,表情严肃,“SUN,让他走,有什么问题我们解决。”SUN抹了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的脸颊,“好...我们俩解决。”
房子里只剩两个人后谁都没有先说话,餐桌上的宵夜已经冷掉,最后是SUN的手机先发出闹铃的声响。SUN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自嘲地笑道:“我还特意设了闹铃提醒快到零点呢,想和你一起迎接生日来的。”
Park沉默许久终于说话,“SUN,我一直没结婚,是因为喜欢男人,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个看不起我。”
“Park,你真的不明白吗?还是装不明白?”SUN听到Park解释性取向的事情居然觉得可笑,“这么多年,我对你什么感情,你不明白吗?”
Park抬头注视着SUN的眼睛,“SUN,我比你大那么多,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对我的感情,我没法接受。”
“晚了,你现在说晚了知道吗?你应该从小时候开始,就不要对我那么好,不要带我玩,不要教我读书,不要陪我在海里游泳......我现在,只喜欢你,Park,只爱你,所以请你,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
Park看着SUN那副卑微请求的表情,心想爱情真是让人低到尘埃里去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20岁的孩子,真的离不开自己,爱上自己了吗?如果是的话,那真好,复仇就要成功了呢。
那天晚上SUN终究没有得到Park的承诺,仅仅得到一句生日快乐。第二天的生日派对上,SUN喝的大醉,酒精怂恿他随意找了个女孩子就又亲又抱,两个人打的火热的时候SUN的手机亮了,是Park的信息:我想见你,很想见你。
SUN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恢复清醒,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Park的家。给他开门的Park脸上挂着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的温柔的笑,SUN一踏进屋就发现餐桌上摆了一整桌的美味佳肴。Park站在餐桌旁开红酒,边往杯子里倒酒边对他说道:“快坐下来吃东西吧,都是你喜欢吃的。”
递了一杯酒给SUN,Park自己拿起另一支酒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你看,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菜,这个糯米红枣甜甜的,你小时候可爱吃了;然后等你长个子的时候,特别喜欢吃我做的红酒烩牛肉,一次能吃特别多;还有这个海鲜焗饭,每次我们回海边的老房子,都会带你去港口市场买新鲜的海鲜回来做给你吃......”
SUN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光,打断了Park的回忆:“Park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我想说,你看你从小到大喜欢什么我全记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我也爱你呢?”

19岁的SUN在瞒着父母的情况下已经和Park真正在一起一年了,不过没多久SUN就被母亲从学校叫回了家。SUN的妈妈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和他在一起了是吗?”SUN不是没想过父母已经看出端倪,如今被发现了,他也不觉得怎样,毕竟他一点也不介意大家知道他和Park在一起了。但是母亲接着的一句话让SUN有些没想到,“他那是报复啊!因为我和你父亲在一起而没有选择他,如今就要夺走我的儿子,Park不过是在利用你,你真以为他会喜欢你?”
利用?把我当工具是吗?没关系啊,只要他继续留在我身边,能继续对我好,对我笑,就算被他利用,又如何呢?SUN对他妈妈笑了笑:“没关系啊,我很乐意。”
SUN的母亲后来同样找到了Park,约在了海边的老房子见面,在SUN没有出生之前,他们曾是邻居,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SUN的母亲喝了一口Park精心准备的茶,开口说道:“当年的事情我以为你已经原谅我们了,也正是因为愧疚才一直放任SUN在你身边的,现在你成功了,他一颗心都在你身上,请放手吧,不要毁了他。”
Park看着她说话的样子,突然觉得一阵厌恶,这么黑暗的他们,怎么会拥有SUN这样像太阳的孩子呢。“如果看不惯我和SUN在一起也真的没办法,我不会离开他的,不,确切来说,是他绝不会离开我的不是吗?”
SUN的母亲大概也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回答,平静的笑了,看了眼窗外不远处的大海,扭过头说道:“SUN的游泳是Park教的,我的游泳当年也是你教的,不过我好久没下海生疏了呢,你愿意今天再带我一次吗?”
Park不想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转身就想走,然而一句话让他停住了,“我们放手,再陪我下一次海,算是对过去这么多年的爱恨告别,以后,SUN就是你的了。”
“好,说话算话。”

20岁的SUN正式搬到了海边的老宅里,朋友们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要看着这片海啊,万一有一天他回来了呢。不是有故事说海里的海豚会救人吗,他就像海豚啊,它们一定会救他,带他回来的。
那天当地报纸上仅占版面一角的一条简短的新闻写道:“一年前,一男一女在此处的海滩溺水身亡,女子的尸体成功打捞上岸,而男子的尸体则至今没有找到......”

完.

评论 ( 16 )
热度 ( 31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