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盛夏时节】【繁星KRAY】

把你放在心上,不过一个夏天;把你放在心里,已有十个年头。

【一】

七月份的北京,是最热的时候。大地被烈日烤的炙热,高温仿佛能把人点燃一样。张艺兴在凉爽的空调房里睡得正爽的时候,被鹿晗的电话给弄醒了。亮着的手机屏幕上已经有好几个鹿晗的未接来电了。

“喂,鹿哥…….”张艺兴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

鹿晗响亮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张艺兴,给我出来,鹿哥给你接风洗尘呢,敢不来小心我打你。”

鹿晗的威胁对张艺兴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张艺兴从床上坐起身,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在哪?我现在赶过去。”

鹿晗说地址已经发他手机上了,让他赶紧打个车过来,就把电话挂了。挂断电话,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七点了,看来自己睡了挺久的。

鹿晗说要给张艺兴接风,是因为这人刚从国外回来,长途飞行累得半死,张艺兴一下飞机谁也没联系,就跑回爷爷家里呼呼大睡,从天亮睡到天黑,现在感觉真精神。张艺兴打开还没收拾的行李箱,随便找了件短袖和牛仔裤,就下楼准备出门去了。

这个时间张爷爷正坐在一楼的客厅里看新闻呢,走过去和爷爷打声招呼,“爷爷,鹿晗约我出去,我走了啊,您老人家晚上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行了,我知道了,去吧。”老爷子还不忘叮嘱一句:“少喝酒。”

“好的,我知道,爷爷再见”,张艺兴走到门口换上自己最喜欢的一脚蹬,换鞋的时候抬头看了眼挂在正前方墙上的老式日历,心想,这种老黄历,也就爷爷家里会有了吧。被时差搞得有点晕乎的张艺兴出门前又仔细的看了一眼,今天7月23日,大暑,宜嫁娶、出行;忌动土、入宅。

张艺兴站在军区大院的门口快十多分钟了才拦到一辆出租车,就只是在外面站了那么一会儿,张艺兴就觉得身上已经微微的出层薄汗了,即使太阳已经落山,可空气中的燥热分子好像没那么轻易的散去。

鹿晗约的地方和张艺兴住的地方,一个城东一个城西,出租车在北京城里穿行,张艺兴看着窗外熟悉而陌生的街景,心里一阵感慨,不过离开了几年,变化真快啊,不知道老朋友们,都变了吗?

“到了”,司机师傅语气平淡的提醒打断了张艺兴的思绪万千。张艺兴下车后发现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间酒吧,边往里走边在心里暗骂一句:鹿晗这小子,这几年净在这种地方混了。

一进门迎接张艺兴的除了风力十足的空调冷气,还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努力的挤过人群往里走去,终于发现坐在酒吧一角沙发上的鹿晗。看到鹿晗的第一眼张艺兴就忍不住弯了嘴角,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嘛,张艺兴心想鹿哥这美丽的容颜还真没被岁月给摧残啊。

鹿晗拿起酒瓶准备喝酒的时候看见了张艺兴,不管不顾地大声喊道:“张艺兴!”,这架势张艺兴一看,就觉得,我的鹿哥啊,没变。

 

【二】

鹿晗和张艺兴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当时两个捣蛋鬼,身后跟着一堆小跟班,把417号大院折腾的天翻地覆。后来成长到青少年时期,从学校到大院,都是他俩的势力范围。再后来张艺兴出国学摄影,一走多年,再相逢,已是二十出头的年纪。

鹿晗今天带过来的哥们,都是当年一起谱写黑历史的。张艺兴一来大家就忙着给他灌酒,幸亏鹿晗帮忙拦着了点,不然早就倒下了。

有个朋友去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说道:“鹿哥,我在那边看到吴亦凡过来了,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吴亦凡在?你们先玩,我带艺兴过去打个招呼”,鹿晗站起身拉着张艺兴往外走,“艺兴我跟你说,吴亦凡这小子,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不和咱们一个院的,喜欢车,这几年借着他家里的关系,捣鼓起买车,混的还真不错。”

张艺兴听到“吴亦凡”这个名字,觉得有些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了。

吴亦凡当年和他、鹿晗不是一伙的,张艺兴和鹿晗爷爷辈都是中央部队的,因此两个人是地道的北京人,而吴亦凡不是,吴亦凡爸爸是地方部委提拔上来的,一家子也就跟着来了北京。刚来的那个暑假,因为住房问题还没完全解决,吴亦凡还在417大院里住过,那个时候刚好鹿晗跟着他爷爷去秦皇岛避暑去了,张艺兴一个人留守,还和吴亦凡一起玩过一段时间。后来夏天过去,吴亦凡也搬走了,两个人几乎没了联系,再没几年,张艺兴出国,就没见过面了。

这会儿鹿晗说去和吴亦凡打声招呼,张艺兴还挺好奇的,印象里的那个少年长得高,有点胖,还黑。那时候吴亦凡刚从广东上来北京,普通话一点也不标准,一股港台腔。院子里的小孩还因为这个嘲笑过他,张艺兴记得当时有个男生特意去学了句粤语的扑街仔去骂他,吴亦凡听见之后没啥表情,就是顺手抄起自己的书包就往人头上砸过去,那人被结结实实打了一顿。从那以后,虽然不愿和吴亦凡玩,但大家再不敢嘲笑戏弄他了。不知道现在这人变成什么样。

鹿晗带着张艺兴找到吴亦凡的包间推门就进去了,然后张艺兴深刻的认识到了一个道理:进人家门之前一定要敲门。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染着银白色头发的男子,正搂着一个男生打的火热,鹿晗和张艺兴推门而入的时候,所有人的动作都静止了,银白色头发的男子抬起头看过来,张艺兴就认出是吴亦凡了。

虽说眼前的人和自己印象里的广东仔差距甚远,张艺兴觉得自己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特别是透过昏暗的灯光看过来的那个眼神,没错,是吴亦凡。

 

【三】

鹿晗也没想到会如此尴尬的撞见这一幕,吴亦凡是弯的,圈子里是知道的,但是吴亦凡和男人亲热,鹿晗是第一次见,真不巧,还是和毫不知情的张艺兴一起撞见的。

安静了那么十几秒,期间吴亦凡一直盯着张艺兴看,眼神里一开始是被打断的不爽,然后是惊讶与不确定,最后归于平静。吴亦凡把搂着的人推开,站起身走了过来:“鹿晗,这位是张艺兴?”

鹿晗明显受到了惊吓,一脸震惊,“啊对,我还想带他过来和你认识认识,怎么你俩认识啊?”

张艺兴也没想到吴亦凡会记得自己,毕竟好多年前的事了,这会儿一眼就被认出来,张艺兴惊讶的同时莫名其妙的还觉得挺开心的。不过眼下的场景,张艺兴觉得还是赶紧撤吧。

“是啊,我是张艺兴,刚回国,那个…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我们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联系”,说完便拽着鹿晗想要走。

“等等,我让他们都出去,既然刚回国,喝几杯吧,就当给你接风了。”

话说到这张艺兴也不好推脱,包间里的无关人士都被吴亦凡清了出去,三个人坐了下来。

鹿晗这会儿见着没人,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喂,我说,你俩怎么认识的啊?”

“就是大概十年前的暑假,吴亦凡在我们院子里住过一段时间,就认识了,那时你和鹿爷爷去秦皇岛了,错开了所以不知道。”

“哦~可以啊,这么多年,你俩谁都没和我提过这事,真行。”鹿晗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扫了扫。

吴亦凡没接鹿晗的话,把话题给转移开了:“你这次回国,还出去吗?”

这话自然是问张艺兴的,张艺兴听到这里,才反应过来吴亦凡现在说话标准的很,一点都不像当年那个广东仔。“不出去了,打算留在北京。”

“这几年北京变化大,你要是有什么不熟悉的,都可以来找我。”

结果张艺兴还没答话,就见鹿晗把还喝着的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说道:“不是,你把我鹿晗放哪了?我正宗北京小爷,艺兴的事我都包了!”

张艺兴见鹿晗这样子,十有八九是醉了,一边劝着鹿晗,一边对吴亦凡说:“我看他差不多醉了,今天先回去吧,下次有空再聊?”吴亦凡点了点头:“我找人送你们回去吧。”

张艺兴懒得麻烦,就答应了,结果鹿晗被吴亦凡的小跟班架上了一辆宝马760给载走了。而自己呢,现在坐在一辆在张艺兴看来极其骚包的明黄色跑车的副驾驶上,驾驶座上坐着的是被自己严重怀疑酒精含量早已超标的吴亦凡。

“那个,你开车真的可以吗?”张艺兴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放心吧,我刚进酒吧你们就过来了,我没喝什么。”

吴亦凡这么一说,张艺兴才想起自己刚进门时看到的一幕,更加小心谨慎的问道:“你…你是gay?”

吴亦凡手搭在方向盘上,目光一直专注前方,沉默了一会后说道:“嗯,你介意吗?”

“不介意的”,张艺兴解释道:“我在国外这么多年,不是没见过,你放心,不会影响我们交往的。”

“你刚刚说交往?”吴亦凡的语气明明比刚才要轻松了些。而张艺兴则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交往是什么鬼,国外待太久中国话都不会说了,连忙解释:“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处处看。”

吴亦凡不怀好意的追问道:“那处完之后要是合适的话要干什么?”

张艺兴觉得自己脸都要红了,怎么说一句错一句,嘟着嘴说道:“我还是不说话了,反正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转过头来看身旁的人一脸沮丧,吴亦凡今晚第一次笑了起来。张艺兴看着嘴角弯弯的吴亦凡,面色柔和下来,再没有那种冷漠的距离感,一瞬间张艺兴觉得:这人笑起来,真他妈好看啊。

 

【四】

张艺兴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叫“没有办法拒绝吴亦凡”的怪圈,比如说,那天送他到家门口后,吴亦凡问:“你喜欢车吗?我带你去我车库里看看好吗?”张艺兴本来也就挺好说话的,再加上吴亦凡充满期待的眼神,就答应了。

第二天张艺兴一起床下楼,就看见外面大太阳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往客厅里一看,车的主人正坐在沙发上和爷爷喝着茶。

“艺兴你朋友来了,说今天和你约好了出去,你看看你,睡到现在才起来,让人家等这么久”,张爷爷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批评起自家孙子。张艺兴觉得自己的思绪还停留在楼上的床真舒服上,硬是没搞明白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吴亦凡你怎么来了?”张艺兴注意到这人昨晚还是不羁的银白色头发,今天全染黑了,刘海也放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有老人家在,穿的也规规矩矩,跟在老爷子身旁跟警卫员似的,和昨天分明是两个人。

“昨天送你回来的时候不是讲好了吗,艺兴”,某个人一脸无辜的回答。

老爷子一听,又发话了:“让你昨晚少喝酒,醉的连答应人家的事情都不记得,还不赶紧收拾收拾出门去。”

张艺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着吴亦凡去了他的车库,到了以后本来还想好好和吴亦凡说说,我们俩又不熟,你以后别这样不打声招呼就上我家,咱能别这么自来熟吗。然而一到车库,吴亦凡就兴奋的跟个孩子似的,像介绍自己珍藏已久的玩具,一辆车一辆车的跟他介绍,这个的性能怎么样啊,是不是限量版啊……

张艺兴实在不忍心打断他,好不容易等他全部讲完,还没说话,吴亦凡先来了一句:“艺兴,你是不是没车?”

“啊?是啊,我刚回国,国内驾照都还没考呢。”张艺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听到自己驾照都还没有的时候,吴亦凡好像特别的开心:“那你从我这挑辆车,我再找个人给你开!”

张艺兴觉得这要是再答应实在是太不合适了,可是这会儿吴亦凡正拿着像大型金毛犬一样无辜委屈的眼神看着他。让张艺兴觉得自己要是不答应,分明就是在虐待动物。“嗯……这个……那好吧……”

张艺兴一答应,吴亦凡瞬间笑得露牙龈,跟小朋友捡到糖吃似的。后来吴亦凡给了他一个名字和电话,说让他要用车就联系这个人,就没来烦他了。

这会儿张艺兴觉得日子又恢复正常了,整天吃吃睡睡,夏天本就炎热,他也不愿意多出门。真要出门,张艺兴还是选择打车,不过每次这时候都莫名的心虚,吴亦凡那张皱着眉头,无辜眼神的俊脸就会浮现在他脑海里,让他头疼。

后来张艺兴有个摄影师朋友在外地拍外景遇到点问题,听说他回国了,让他去救救急。爷爷的车不方便用,让鹿哥给他当司机可能性不大,想来想去,张艺兴决定还是麻烦下吴亦凡的那位朋友。

电话打过去说明了情况,结果等来的不是接电话的人,而是吴亦凡。张艺兴特别想重复上次见面的那句话:“你怎么来了?”

吴亦凡动作利落的把他的行李拿上车,还不忘解释:“前段时间我有点事比较忙,现在都忙完了,以后有事直接找我就行。”

从北京上高速开到朋友在的地方也要四五个小时,张艺兴从上车就开始认真思索自己和吴亦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两人熟吧,不熟啊,不过是十多岁的时候认识了两个月,回来后见了两次面;你说不熟吧,那现在自己为什么会坐在吴亦凡车上?

盯着公路上出现的层层热浪快想破了脑袋,终于想到了一个一直被自己忽视的原因,这个原因让他吓了一大跳,令人震惊,以至于张艺兴没有注意到吴亦凡就在身旁,心中的猜测脱口而出:吴亦凡,不会喜欢我吧?

 

【五】

吴亦凡喜不喜欢张艺兴?自然是喜欢的,不然真以为他是热情似火的人了?那是一见钟情吗?不尽然。吴亦凡记得有个白月光、朱砂痣的说法,放他身上的话,张艺兴就是他的白月光,他的朱砂痣。

十五六岁来北京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吴亦凡性子内向,再加上那时对自己的性取向有模糊的意识却不敢面对,也不曾主动结交朋友,喜欢篮球的他每天晚上等太阳落山,就一个人跑去球场打球,几天下来,他发现每次在另一边打球的一群人中,有一个穿着宽敞白背心和大裤衩的男生,皮肤很白,比自己矮一些,瘦瘦的,但打球时的专注却不输自己。吴亦凡投着篮,余光却忍不住往那边瞟,漂亮的三步上篮、假动作和盖帽……

后来有一天,那个男生走了过来,笑着对他打招呼:“你好,我叫张艺兴,要不要一起?”那是吴亦凡第一次发现他有酒窝挂在脸上,很好看。他从耀眼的笑容中缓过神来,抱着篮球站起身,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吴亦凡。”

运动是最好结交朋友的方式,从那天起两个人就会一起约着打球,大汗淋漓之后再一起去小卖部买冷饮或雪糕,用低温驱赶燥热。打球的时候两个人话都不多,只有等到这时候会聊一聊,张艺兴会告诉他院子里谁和谁是好哥们、谁和谁又是死对头;吴亦凡会说起他在广州的故事、会提及这个时候的广州高温而潮湿。

然而渐渐地,当张艺兴歇息的惬意时,吴亦凡却始终觉得燥热。他看着汗珠从张艺兴白皙的皮肤上滚过;看着他大口喝汽水时滚动的喉结;看着松垮的背心遮不住的大片肌肤……他想碰碰他,想亲亲他,可是…他不敢,对于一切都是未知数的十五岁少年,他不敢。

吴亦凡家住宿问题解决了的通知来的突然,当妈妈告诉他明天就可以搬进新家时,吴亦凡想的是,那是不是以后会见不到张艺兴了?他打算晚上打球的时候告诉张艺兴这个消息,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告诉那个人,我好像喜欢你。

然而当晚上他按时来球场时,一群人中却始终没有看到那抹身影,他找个人问道:“张艺兴呢?”

“艺兴?啊…今天鹿晗回来了,艺兴肯定上鹿哥家里去了。”

鹿晗?鹿晗是谁?他不认得,他只认得张艺兴。

他按着别人给他的指示找到鹿晗家的那栋小别墅,在外面站了很久,他能听见里面两个男生打打闹闹的声音却没有勇气走进去看一看。害怕无助、喜欢同性的少年,喜欢张艺兴的少年,最终选择了不打招呼的离开。

后来虽然身在同一座城,吴亦凡不曾再去打扰过张艺兴,但是他会费心打听关于他的消息:张艺兴考试考第一了;张艺兴帮鹿晗打架被处分了;张艺兴出国了……而吴亦凡身边人来人往,却再没人能像张艺兴一样,让心悸动。

张艺兴出国后他认识了鹿晗,机缘是鹿晗和他看上了同一辆车,一般这种情况下爱车如命的吴亦凡怎么也不会让,只可惜他无意得知那个人是鹿晗后,松手了。鹿晗,那是和张艺兴最要好的鹿晗。

当他已经把张艺兴当做朱砂痣深埋心口的时候,却不料那个人又跳了出来。酒吧的那扇门一打开,那个人站在那里,吴亦凡又看见了记忆里的那个少年主动向自己走来,酒窝浅浅的笑着。

张艺兴,是你要出现的,这一次,我不放你走了。

 

【六】

当张艺兴不小心把心里的猜测喊了出来,吴亦凡心里窃喜:不错,发现的还不算晚。而张艺兴则恨不得钻到车底下,太丢人了。

吴亦凡把车往应急车道一停,侧身把手往副驾上一搭,直勾勾的盯着张艺兴,“你刚刚说什么?”张艺兴被吴亦凡的气场压得要喘不过气来,“吴…吴亦凡,你….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如果我说是呢?”

如果吴亦凡真的喜欢他,要怎么办?张艺兴表示我也不知道啊,我是被女孩子追过,可是男的是第一次啊,天啊,我要怎么回答。“那个…谢谢…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我…暂时没这想法。”

张艺兴的拒绝好像并没有让吴亦凡深受打击,他继续追问道:“那你会因为喜欢你,排斥我吗?”

啊?张艺兴偷瞄了一眼被拒绝的人,说道:“不会的吧……”

“那行,我们继续上路。”吴亦凡发动汽车,“张艺兴,我喜欢你,我在追你,既然你不排斥,就让我追你吧,即使不喜欢也没关系。”

张艺兴懵懵的点了点头,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怎么也想不通,纠结来纠结去把自己给纠结困了,窝在驾驶座上沉沉睡去。

到目的地的时候,吴亦凡温柔的把人叫醒:“艺兴,我们到了,醒醒,下车了。”

张艺兴揉揉睁不开的眼睛,这就到了?下车后吴亦凡已经拿着行李往酒店里面走了,他跟上去,那人正在办理入住。

“请问是两位吗?麻烦出示下身份证件。”

前台小姐礼貌的声音响起,张艺兴听了听,突然觉得不对啊,不是,怎么两位了,再看看吴亦凡身边放着的行李,除了自己的旅行包外还有一个箱子。

“吴亦凡,你等等,你不回去?”这人难道打算赖在这了?

“回去?我不回去啊,我在这陪你。”

张艺兴着急的说道:“不是啊,你可以回去的,到时候我跟我朋友的车回去就可以了,都不用你接,你干嘛不回去啊?”

吴亦凡凑到他耳边,轻声说:“艺兴你忘了我在追你?我喜欢的人在这,我怎么会走呢?”

张艺兴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吴亦凡你…你…你……怪不得之前在车上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

张艺兴赖不过吴亦凡,最后勉强为自己争取到了分开住的权益,不然一间房,张艺兴觉得吴亦凡肯定会耍流氓。

当天他朋友找过来了,张艺兴也没有时间管吴亦凡,就投入到准备工作中去了。吴亦凡了解了下情况,知道是这边的拍摄小组要拍一组野外风光的图片,但是有些地方过于危险,一开始跟过来的几个女摄影师抗不住,导致人手不够,朋友知道他有野外拍摄的经验,就找他过来。

吴亦凡一听就不乐意了,面色冷了下来,合着这么危险的事找艺兴做?早知道怎么都不带他出来,就应该关北京城里才放心。

第二天清晨,张艺兴在集合点准备出发的时候,又看见穿着一身运动衣吴亦凡。张艺兴决定再问一次好像之前每次见面都必问的话:“你怎么又在?”

那人看了他一眼,风淡云轻的说道:“我陪你进山。”张艺兴觉得迟早要被这人气出病来,拉住他走到一边,“我是去工作,你什么都不会你进什么山啊?”

“我保护你啊,山里悬崖峭壁的,还有各种虫子野兽,我不放心。”

“吴亦凡你以为这是亚马逊丛林啊,哪有那么多事!你给我留在宾馆!”

吴亦凡摇摇头,“我不,我和你朋友说好了,我当你助手,跟你进山,他叫你过来帮忙,总不能让你出事,我跟着他也放心。”

张艺兴心想这么多年不见,这还是当年那个少言的人吗?怎么就说不过他呢?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小心跟着。”

“嗯”,吴亦凡这下笑了起来:“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多少年后,再回首,吴亦凡都觉得当时跟着张艺兴进山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七】

大伙进山后就分组行动,张艺兴因为有吴亦凡跟着,就没再安排人跟他一起。清晨出发,等他们两个人按照坐标差不多找到拍摄点的时候已经临近正午了,盛夏的阳光从头正上方洒下来,即便有树木的遮掩,也不凉快,二人都是又热又累。

“吴亦凡,歇会儿吧”,张艺兴把肩上的背包卸下,说道:“应该差不多就是这附近了。”

按照指示显示,指派给他们要拍的一处悬崖就在这附近,张艺兴决定先停下来吃点东西,午后趁阳光正好,再去找个好角度拍照。

找块空地坐下来歇息,两个人身上的汗都湿透了衣裳,汗珠从额头上滑落,饿得不行的二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从包里拿出干粮就大口吃了起来。两个人埋头吃的正香的时候突然同时抬头,看见对方都是一副狼狈样,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张艺兴恍惚间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夏天,篮球场旁刚认识不久的少年,交换着彼此的趣事,然后毫无顾忌的放肆大笑。

然而故事的进展容易脱轨,当两个人休息完打算继续任务的时候,天却突然阴了。夏季的山里天气变幻突然,这恐怕是要下暴雨了。

“该死的”,张艺兴和吴亦凡赶忙收拾起东西,穿上雨衣,打算找个地方先避一避。还没等他们找到避雨的地方,暴雨却如约而至,噼里啪啦…豆大的雨滴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和雨一起来的还有大风,把周围的树枝吹得左右摇晃,最后张艺兴不得不牢牢牵住吴亦凡的手,两个人才能勉强前行。

老天并不眷顾他们,两个人一直没找到避雨的地方,反而慌乱中走到了一处比较陡峭的山地,坡度很大,下雨导致水汽弥漫,影响了能见度,两个人这会不敢再走了,随意找了一棵树靠着停了下来。

吴亦凡见张艺兴满脸的雨水,小小一只的缩在雨衣里,被风吹得狼狈不堪,再一次后悔把人给送到这里来了,心疼死了。没想那么多,他伸出双手把张艺兴抱在怀里,圈得紧紧地,让他尽量少挨一点风雨的折磨。。

张艺兴被他这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吴亦凡,你干嘛?”那人还是没放手,沉闷的声音传来:“我说过要保护你的。”

一句话而已,张艺兴却突然觉得被触动到了,有一种暖暖的感动在心里蔓延,有人护你周全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不过现在野外,是需要两个人相互扶持的时候,张艺兴不想累着吴亦凡,便挣扎着从他怀里出来,“吴亦凡,现在不是抱得时候…啊……”张艺兴退了一步想要站稳,却不料踩在堆积的厚厚的树叶上面,一下子重心不稳就往后摔了下去。

“艺兴!”上一秒还在自己怀里的人这一秒突然就像要消失在自己眼前一样摔了下去,吴亦凡完全慌了神,伸出手想要拉他,结果却是两个人都顺着陡坡滑了下去。

 

【八】

张艺兴觉得自己的身体压过各种尖锐的树枝,然后撞上一块大石头停了下来,腰间传来锐利的痛感,“啊!卧槽!”,张艺兴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顾不上疼痛,张艺兴透过被雨水模糊的视线寻找吴亦凡的身影,“吴亦凡,你在哪?”都怪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要是吴亦凡真出什么事,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我在这里”,声音从身后的不远处传来。张艺兴努力回头看去,发现吴亦凡刚好是被树拦住了。

“吴亦凡你没事吧?”张艺兴焦急的问道:“你能过来吗?”

“可以的,你等我。”吴亦凡开始小心翼翼的向张艺兴这边挪动,每一步张艺兴都觉得是踩在自己心上,生怕再发生意外。

最后当吴亦凡稳稳地靠着大石头、坐在张艺兴身旁时,张艺兴才发现吴亦凡的右腿不知道被树枝还是石块划出了长长的一条口子,血肉模糊,雨水残忍的滴在上面。“吴亦凡你受伤了!该死的,都怪我”,张艺兴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搜索手边有没有止血的东西,最后想到背包里还有一件备用的衣服,赶紧拿出来打算先绑住伤口止血。

要冷静,要冷静,不断这样告诉自己的张艺兴却还是忍不住手的颤抖,在听见吴亦凡因为忍不住疼而呻吟的时候,心更慌乱了。

“艺兴,没事的,会没事的,别紧张,”注意到了张艺兴的不安,吴亦凡不停的安慰鼓励他。张艺兴在把伤口粗略的包扎好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才觉得自己腰部被撞到的地方好像有些隐隐作痛。

不行,要赶紧出去才行。雨势开始减弱,可是现在两个人都有伤,要怎么出去?

“艺兴,我们是不是有卫星电话?”

张艺兴赶紧从包里翻出卫星电话,发现还可以用,吴亦凡虚弱的笑了,说道:“那就好了,艺兴不用担心了。”

吴亦凡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接通后还不待对方说话,就先说道:“坐标XX,你儿子现在在这呢,受伤了,老头子你派个人过来吧。”对方安静了一下,答复道:“吴亦凡你小子,等你回来了再抽你。”

电话挂断后,吴亦凡跟张艺兴解释道:“我爸,这片的部队归他管,让他找几个当兵的,找我们动作很快的,没多久我们就能出去了,别担心,嗯?”

筋疲力尽的张艺兴嗯了一声,就沉默了。

“张艺兴?”

“嗯?”

“你现在再考虑考虑,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不知过了多久的沉默后,“吴亦凡,我们试试吧”,吴亦凡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后来果然如吴亦凡所说,部队的人很快找到了他们,然后直接送去了医院。到医院后吴亦凡才知道张艺兴的腰也受了伤,知道他在山里一直没说,吴亦凡又气又心疼。

再后来,鹿晗来了,把张艺兴给骂了一顿,把吴亦凡给赶出了病房打了一顿。

鹿晗坐在张艺兴的病床边,忧心地问道:“张艺兴,你和吴亦凡怎么回事?”

躺在病床上的人笑了笑:“大概就是会在一起。”

“张艺兴你真行!你喜欢男的也就算了,还是吴亦凡,你们俩家里什么家庭,要怎么交代啊!”

“我也不知道啊,鹿哥”,张艺兴一点都不担忧的说道:“总会有办法的,我现在啊,就是想和他一起。”

“这才回来几天,怎么就把自己给交代了呢?”鹿晗怎么想都想不通。

张艺兴看着鹿晗那纠结惋惜的表情笑弯了嘴角,是啊,我也不知道,可是我想,感情就像七八月份的高温,来的突然,极度炽热,陷进去的时候,会灼伤自己。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层层热浪,只因为,那个人是你啊。

 

有些人,注定会相逢,会相爱,哪怕岁月荏苒,兜兜转转,他还是会回来,拥抱你,爱上你。而你要做的,是用力的记住他,把他刻在心上,等他回来。


完.

 


评论
热度 ( 28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