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听见你的声音】【勋兴】

一月份的首尔已经下过好几次大雪了,今天也不例外,依旧雪花纷飞。吴世勋坐在温暖的直播室内,开始了今天的节目。

接入今天的第一位来电听众,吴世勋就认出这个声音了,算下来这已经是第三次接到这位听众的来电了。作为一名电台主持,吴世勋对辨别人的声音还是很敏锐的,再加上这个人的韩语讲的不好,一听就是外国人,第一次来电的时候吴世勋就记住了。

他第一次来电是问什么问题来的?情感问题,当然是情感问题,毕竟这一档节目就是专门解决情感问题的。那是几个星期前,当时好像是说他有个暗恋的对象,确切来说,是这位听众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暗恋,所以来电想让人帮忙确认下。

当时吴世勋就觉得真是可爱呢,一个在韩国的外国人,好像对一个韩国人心动了,不敢确认心意,打电话来向另一个陌生的韩国人求助。

这位听众那时反应说让他困扰的是他的新邻居,隔壁新搬进来的邻居,只见过一眼,就觉得很好看很好看,好看到让他心动。本来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人,怎么就心动了呢?很是困惑,所以才来电台求助。

吴世勋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就在发笑了,这年头,怎么还有人相信一见钟情?这是要多么漂亮的女孩子啊,太单纯了吧。不过做节目,也不能这么明显的打击人家,于是心里在大声笑的吴世勋还是用他平稳有磁性的嗓音鼓励他试试和他的邻居认识下,深入了解下,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感觉。

这位听众十分认真的听完了吴世勋的建议,用不标准的韩语表示自己会去和他接触看看的。

第二次来电,是一段时间后了。这段时间,吴世勋成功的把旧房子里的物件都搬进了新公寓里。对的,我们的电台主持不久前搬了新家,这段时间一直在陆陆续续地转移家具。

有几次搬家具的时候还碰见了旁边的住户,长相清秀,不过好像是个害羞的人,吴世勋向他礼貌性的笑笑,他也会回一个微笑,不过等吴世勋想要多聊几句时,隔壁住户总会仿佛有些害羞的走开。弄得两人都没说上过话。

说回第二次来电,这个时候,顺利搞定繁琐的搬家的吴世勋心情正好,接通这位听众的电话的时候,吴世勋愣了一下,上次随意敷衍的那位,又来了?难道真有新进展?

结果一聊才发现,这位先生还没和人家说上话呢,原因是什么?他说是因为自己韩语不好,虽然故意制造了几次见面机会,但是自己真的好紧张,说不出话来。

噗,这是真的喜欢吧,在喜欢的人面前,紧张的说不出话来,真是单纯的喜欢呢,挺难得的。吴世勋心里想到,不过这位先生,你这个样子我也帮不了你啊,我这是做情感节目,不是做激励你、励志节目啊。

这次吴世勋挺直白的讲道:“我建议你多多练习,争取和人家说上话,等你能和人家女孩子说上话,我们再考虑下一步怎么办好吗?”

“其实...其实...”听众先生好像想讲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做完这一次节目后,吴世勋回新家好好的睡了一觉,毕竟忙碌了一段时间搬家的事情,累的要死。醒来的时候,接近午时了,懒得自己弄了,吴世勋决定下楼去附近找家饭店随便吃点。小区门口有家中餐馆看上去还不错,吴世勋打算试试。

进去随便找了个位置点了些吃的坐下,就听见旁边卡位有人坐了下来,开始用中文聊天。吴世勋不懂中文,也就不打算在意他们了什么的。

不过......为什么有个声音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让我想想...软糯却不粘腻...好像是...那位一见钟情先生?没错,在偶尔听见隔壁卡座的人夹杂在中文中极少的几句韩文后,吴世勋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是他啊,单纯的一见钟情先生。

是个长什么样的人呢?好好奇啊,又不能直接探个头过去睁大眼睛看人家长什么样,吴世勋在等待时机。最后,磨磨蹭蹭的等到隔壁的人也吃完了去结账的时候,吴世勋终于看到了,起身走过的两个人,分明有一个是他的邻居。

这一下,吴世勋觉得自己吃太多把大脑也给塞住不会思考了。邻居是一见钟情先生???我是邻居新搬来的邻居???那他喜欢的人......是我???

吴世勋足足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到再一次迎来他的邻居,或者也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先生的来电。在这一段期间,他的邻居倒是鼓气勇气主动的来和他说话,不过这下是吴世勋不敢说话了,生怕一说话就被认出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单纯的邻居对声音的辨识能力有没有这么高,不过还是有一定风险的,特别是吴世勋根本没想好怎么办。

然而还没等他想好,第三次来电就来了。吴世勋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一见钟情先生不是他邻居来的,结果对方一接通就说自己主动了,但是他喜欢的人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都不回应。呵呵,这不就是自己吗,希望破灭。

一见钟情先生声音里充满委屈,不懂为什么对方不理自己呢?吴世勋觉得自己可以想像的到电话那边他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吴世勋一下子就内疚了,为什么觉得心疼呢?然而节目中吴世勋也没办法说些什么,总不能说我就是你喜欢的邻居,可是我不知道要不要接受你。

随意讲了几句标准答案似的话,吴世勋便切断了来电。

节目结束直到下班回家,吴世勋的脑子还是乱的,他长得不错性格也好像挺好的,可是我不喜欢男的啊,我不喜欢男的吧?

混混沌沌的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吴世勋差点以为这不是自己家门口。平常空荡的门口这次多出了一个保温桶,上面还贴了张字条,歪歪扭扭的韩文写着:你好,我是你邻居,我看你经常很晚回来,给你煮了养生的鸡汤,咳咳,接受吧,请不要拒绝。

本来内疚的心瞬间柔软的一塌糊涂,有多久,没人这么关心自己了?

吴世勋没进家,靠在门上发了一会呆,然后拿出手机,拨出之前特意让电台工作人员记下的电话号码,响了几声,那边接通了。

喂,我是你邻居,我们试试吧。

张艺兴怎么能不知道是邻居打来的电话呢,要知道,从电梯有声响暗示有人回家了以来,他就一直贴在门上从猫眼里偷看呢。

真的吗?好啊...等等,这个声音,有点耳熟?难道你是...那个电台主持?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