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勋兴】【槲寄生】

吴世勋第一次见张艺兴,是好几年前的圣诞节,在国外。

当时刚踏入大学校园留学的他,被同伴拉去参加系里华人举办的圣诞派对。

平安夜里,异国他乡的街道上随处可见“Merry Christmas”的字样,商店的玻璃橱窗上贴满了“Sale”,人们一批一批的涌入店里疯狂购物。吴世勋穿过这些人潮,找到了开派对的地点。

走进室内,与外面刺骨的寒意不同,屋子里暖意洋洋,缀着礼物和装饰物的圣诞树下堆满了包装精美的礼物。好友看到他来了,热情地挥着手跟他打招呼:“世勋,这边,我们在这边!”

吴世勋随意端了一杯酒,往好友在的地方走去,走近了发现,除了熟悉的朋友,还有一张不曾见过的面孔。这位是?

友人拍了拍他的背,说道:“啊,世勋,来,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已经毕业了的学长,张艺兴。”

眼前的人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我是张艺兴。”

抿嘴笑的时候一边脸颊上的酒窝露了出来,眼睛弯弯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些酒,白皙的脸上泛起微微的粉红色,哪里像是比自己年龄大的学长嘛,嫩的跟高中生似的。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是很乖地和张艺兴打招呼:“学长好,我叫吴世勋。”

吴世勋不是个性子热的人,这会又有陌生的人在,也不怎么说话,默默地喝着酒听着身边的朋友聊天,张艺兴聊着聊着就注意到这小孩儿怎么愣站着不说话呢。

吴世勋正发着呆的时候,张艺兴问道:“吴世勋?我有些饿,想去拿点吃的你陪我一起过去?”

这人还真是自来熟,吴世勋也不好拒绝:“哦,好的。”便跟着张艺兴走开了。

“世勋,你好像话不多哦”张艺兴特意把人叫着跟自己过来。

吴世勋不好意思的笑道:“哦,是啊,生人面前话比较少。”

“世勋长得很帅呢”,啊?吴世勋有点不是很能理解这位哥是怎么想的了,“世勋长得好看,即使不说话,光站着就能够吸引人了。”

吴世勋这下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有些害羞地停下了步子。张艺兴回头一看,发现小孩站着不动,被他夸了一下脸都有些红了。又抬头看了眼吴世勋头上,扑哧一笑,走回去对他说:“世勋呐,你知道你站在什么下面吗?”

吴世勋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和张艺兴头顶正上方吊着几株自己不曾见过的绿色植物,“额…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张艺兴解释道:“这是槲寄生。”一个自己从来没听过的名字,“槲寄生?好奇怪的名字啊,有什么特别的吗?”

“很特别的哦,要我告诉你吗?”张艺兴好像掉他胃口似的不直接说清楚。

“嗯,我真的不知道。”

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吴世勋就看见张艺兴的脸靠了过来,越来越近,直到他鲜红的嘴唇碰上了自己的唇,软软的,似乎还残留着酒的味道。被吻上的一瞬间,吴世勋已经不会思考了,不是解释头上的玩意吗?这是做什么?为什么张艺兴的唇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脑袋还在发晕的时候,那人已经停了下来,一脸真诚坦然的看着他解释道:“站在槲寄生是要接吻的,传统来的。”

很多年以后的圣诞节那天的早晨,当吴世勋醒来就看到张艺兴在客厅里捣弄着礼物的时候,突然好奇的问道:“张艺兴,你当年是不是一眼就看上我了,才骗我到什么槲寄生下接吻?”

张艺兴坐在地板上抱着从礼盒中拆出来的巨大玩偶熊,从大熊后面露出眼睛看着他,甜甜的说道:“是啊,你才知道?”


西方习俗:当你和另一个人正好一起站在槲寄生下时,就必须接吻。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