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繁星KRAY】天生一对 C17&18

Chapter 17

吴亦凡没有想错地方,张艺兴确实在那个湿地,昨天下过一场大雨后,所有的尘埃都被洗刷,天空格外的蓝,当他赶到海边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那个坐在栈道上晒着太阳的小小身影。

心终于定了下来,离昨天失去他的消息已经快二十四小时了,这段时间心就像在火上烤着一样,不知道他去哪了,是不是生气,是不是伤心,是不是不要自己了,一切都是未知。不过这一刻,看见他,哪怕只是远处一个小小的背影,就足够自己心安了。只要他好,他开心,别的事情,不急。

吴亦凡放缓脚步走到张艺兴身后,轻轻唤了声:“艺兴”。张艺兴正眯着眼享受着阳光与海风,听到有人的脚步声,但没想到是吴亦凡,听见他用熟悉的声音唤自己,却不知道如何作答。

还没等他下一步动作,吴亦凡就自作主张的坐到了他旁边,“你不用说话不用睁开眼睛,你就听我说好不好”。

见微闭着眼的人既没点头也没阻止,吴亦凡开始主动解释道:“他是鹿晗,我和他,在加拿大高中的时候认识的,然后在一起了三年。我们两都是gay,不存在谁掰弯谁的问题。后来因为学业的问题分手了,他留在加拿大,我回来了,今年年初我回加拿大,也是因为他出车祸了。本来三年前就应该分清楚的,结果纠缠到现在。这周末我去找他,就是去和他说清楚,昨天你碰到我们的时候,我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给他了正打算离开,他突然说让我买个蛋糕带回去,结果就撞上你了。”

张艺兴觉得自己没打吴亦凡能听完这段话真是特别有耐心,原来你还真瞒了我这么多事啊。高中三年啊,这么说是初恋了?怪不得那么了解你;年初回去也是去看他,难怪一声不吭的就跑了;买蛋糕?他说买就买啊,真听话啊。

吴亦凡见自己解释完了这么久张艺兴都不理他,有点慌,刚想继续承认错误,就见张艺兴终于睁开眼看他。

一双兔子眼睁得大大的,瞪着他,然后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为什么瞒着我?”

见张艺兴发问了,吴亦凡赶紧态度诚恳的答道:“不想你知道,是不想让你胡思乱想,我的过去,有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你没必要知道这些让你也不开心,你要认识的,是你眼前的现在的吴亦凡就好。”

 “什么叫现在的你,以前的你,不都是你吗,为什么我不应该知道,开心的不开心的不都是吴亦凡吗?”张艺兴从昨天委屈到现在,憋了一肚子气,又不能对着世勋发泄,现在罪魁祸首自己送上门来,已经是想到什么说什么,“那是不是以前是鹿晗,现在是张艺兴,以后是不是还得换个人啊?那要不现在换啊?”

吴亦凡没想到张艺兴会这样说,两个人在一起,吴亦凡最不喜欢张艺兴说这些分手的话,他计划的未来里,每时每刻都有张艺兴,怎么能分手?

看到张艺兴这样无所谓的就说分手,吴亦凡脾气也上来了,“张艺兴你说什么呢,我他妈是那样的人吗?不就是去见鹿晗这件事瞒了你,别的事我哪件对不住你了?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张艺兴同样没想到吴亦凡会凶他,气不打一处来,“就是你觉得那个意思啊!我操,分手,吴亦凡!分…”还没等张艺兴把那个词说完,吴亦凡就倏地用自己的唇堵住了他的嘴。“唔…”张艺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在张艺兴举起手想去打开吴亦凡的脸的前0.1秒,吴亦凡成功拦截住了兔爪,结果伸手的那一下两个人重心不稳,张艺兴一下子往后倒去,眼见张艺兴的后脑勺就要咚的一声磕在栈道的木板上,吴亦凡放开抓张艺兴的手,赶紧护住他的头。两个人的重量都压在那只手上,吴亦凡快痛死了。

不过还是忍着痛压在张艺兴身上,不肯放开张艺兴的唇,张艺兴气的不管不顾的对着吴亦凡的唇就一口咬了下去。

这下真的咬破见血,吴亦凡才痛的终于放开他,疼,疼死了,原来兔子急了真的会咬人。吴亦凡一放开他,张艺兴就骂他:“你大爷的,吴亦凡你有神经病啊。”

吴亦凡摸了摸嘴唇上渗出来的血,嘴硬的说道:“以后不准说分手,说一次亲一次。”

听他这样说,张艺兴忍不住再骂一次:“我操,真有神经病!”

两个人这样一闹,都显得有些疲惫,突然就没人说话了。沉默着坐了一会儿,张艺兴突然起身什么话也不说的往回走,吴亦凡赶紧追上去,“你去哪?”,张艺兴面无表情的答道:“回市区”。

“艺兴,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周末真的有收拾房子的,回我家好不好?”

“不回”,张艺兴丝毫犹豫都没有的就否决了。

“你不跟我回去那你去哪?你昨天晚上是在哪过的?”

“和你有关系吗?不告诉你。”

见张艺兴不肯说,吴亦凡停下来拦住他,“说,昨晚去哪了?”

我的天,吴亦凡你怎么可以这么幼稚,张艺兴都想翻白眼了,不理他向左迈了一步想绕过去,结果吴亦凡跟着他移动,就是拦着他不让他走。你妹的,幼儿园玩游戏啊,张艺兴被这样无赖的吴亦凡气的想骂人了,“吴亦凡,你有病啊!!!有病去医院,别来烦我!!!”

显然,这对吴亦凡是无效的,“不管,你说你昨晚去哪了,我担心了一个晚上没睡好。”

没办法,张艺兴只能向吴亦凡坦白:“我在世勋那”。

吴亦凡一听吴世勋的名字就又炸了,合着世勋那小子居然骗自己,“那我昨天打电话…”。

“是我让世勋不告诉你的”,张艺兴回答道。

吴亦凡一听更不爽了,怎么每次自己和张艺兴的事总有吴世勋啊,太他妈烦了。

“我告诉你了,我可以走了吧”,吴亦凡没法再拦着他,只能在后面跟着。

张艺兴看着吴亦凡就像只宠物狗似的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的,不耐烦的说道:“我说,吴亦凡你可以滚了吗?别跟着我啊!”

“我也回市区啊,回市区就这么一条路,不跟着你,你让我去哪?”吴亦凡厚脸皮的回答道。

张艺兴这才意识到今天是吵不过这么没皮没脸的吴亦凡了,只能忍住气闭上嘴不和他说话,自己走自己的,选择性忽略身后的人。

吴亦凡见张艺兴不吼他也不赶他了,也就见好就收的不气他,把距离隔开了些,让张艺兴一个人走在前头,自己在远远的后面跟着。

从湿地上到公路边再走去车站还有一段路,需要些时间。张艺兴一直不回头往后看的大步向前走,不过虽然不回头,却仍然能听见身后吴亦凡的脚步声还有他书包上挂饰来回晃荡发出的声音。

那是一只玩偶龙,吴亦凡总说自己是龙,在一起之后张艺兴就花了点心思送了他一只。收到礼物后的吴亦凡特别的开心,立马就挂在自己的双肩包上了,说艺兴送的礼物一定要一直带着。

张艺兴就一直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往前走着,恍惚间突然觉得身后的那个声音不见了,心想应该是自己幻听了,吴亦凡应该就在身后的。可是继续往前走了几步,还是听不到那个声音,张艺兴有些奇怪,终于忍不住回头望去。

发现笔直的公路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风中,哪里也看不到吴亦凡。第一反应是吴亦凡的恶作剧,张艺兴镇定的对着空荡荡的空气喊道:“吴亦凡,不要玩了好吗?很幼稚!”

以为会看到吴亦凡像只大型犬似的从路边的那个地方蹿出来,然而等了一会,既没人回应,路边的草丛也没什么动静。张艺兴开始有些不安,又往回走了好几步,走到路旁试图看清草丛里是不是藏了个吴亦凡,却依然不见人。

张艺兴有些慌了神,大声的喊道:“吴亦凡你他妈的搞毛线啊,给我滚出来!”然而回应他的只有风声,脑海里飘过各种恐怖悬疑片里空寂的海边公路会发生怎样的情节,张艺兴承认自己有些被吓到了,对着空荡荡的马路再喊一次,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吴亦凡,最后一次,你出来!”

几秒钟后,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的画面终于有了动静,远处一堆废气家具后冒出了个人头,是吴亦凡。

张艺兴被吓得悬起来的心这才放回原处,确认吴亦凡真的是恶作剧后,张艺兴真的再一次对这么无赖的人没话说了,转头就走。

吴亦凡赶紧跑着追上来,从背后一把抱住张艺兴,贴着他的耳朵低语:“你看,你明明不能没有我的,昨天你那样跑开之后,我的心情比你刚才糟糕一万倍,求你了,跟我回去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张艺兴也不懂吴亦凡怎么就把一个恶作剧又和昨天的事情扯到一起去了,不过终究态度还是软了些,“先回市区再说吧,放开,我要走路了。”

Chapter 18

张艺兴觉得吴亦凡这个人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你退一步他就得寸进尺。

如果要举个例子,那就是当他心软了下来,以为能和吴亦凡安安稳稳的走去车站然后接下来的事慢慢说的时候,吴亦凡放开他后,突然把书包背在胸前绕到他身前,欺负他反应慢,就把他给背起来了。

张艺兴觉得自己快要被吴亦凡给弄崩溃了,“你这又是在干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像有些累了,我背你,你趴我背上休息下好了”,吴亦凡说着便往前走去。张艺兴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玩不过吴亦凡了,终于认输的也不反抗了,用手环住吴亦凡的脖子,静静的贴在背上歇着,终于安安稳稳的走到了车站。

等两人回到市区,已经是一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张艺兴想直接回世勋那边,吴亦凡却跟张狗皮膏药似的贴着自己,怎么都甩不掉。

“吴亦凡,我说了我暂时还不想回去,真心的”,应付了这家伙一天,张艺兴觉得快累趴下了。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想和我回去?”

“因为这件事,是你错了,你不该骗我的,你可以告诉我说你有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要处理,我可以不问,但是你没有这样做,你最后还是选择瞒着我”,张艺兴也是佩服自己到现在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和吴亦凡讲清楚道理,“我可以相信你和鹿晗之间没有什么,可是这并代表我会开心的看着你瞒着我去见他;同样,即使我理解你有瞒着我的理由,我现在还是不想原谅你。”

这么一番话说下来,吴亦凡要是再不正经,耍赖的话估计就是真的要被打了。虽然还是没有成功搞定自家兔子,但是最起码找到了他,知道他住哪里,可以确定张兔子并没有真的不要自己,吴亦凡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虽然自己真的很不想他和吴世勋住一个屋子里。

“那,那我送你回去世勋那吧,你不要再逃跑就是了,最起码让我知道你的消息,今天我也去了杂志社,明天就要上班了,也不要因为我的缘故推掉你喜欢的实习好吗?”

张艺兴觉得能讲理的吴亦凡真是顺眼多了,便答应让他陪自己回去。

路上张艺兴没忍住,还是问了他和鹿晗的事情,“吴亦凡,所以,你回国,是因为鹿晗?”

吴亦凡听到这话心里真是又喜又忧,一边想的是,天啊亲爱的兔子,你终于关心我了;另一边忧的是,我要怎么说才可以让你百分之百的相信我真的只爱你一个。

“嗯…也是也不是,当时分手后我父母只是打算把我送的远些,但并没有打算让我离开加拿大,是我自己想回来的。”

“哦”,张艺兴听完之后也没再多说什么,吴亦凡也不敢多说话。

到世勋家楼下的时候,吴世勋已经在楼下等着张艺兴了,收到张艺兴的消息说准备回来后就在楼下等他了,不过没想到才出去一趟而已,怎么吴亦凡就又出现在艺兴哥身边了。不是说出去散心的吗?都又见着吴亦凡了,哪里还能好好的散心?

两个人见面都是互相的不爽,吴世勋也不愿搭理吴亦凡,直接走向张艺兴,撒娇着说道:“艺兴哥回来啦,我买了好多吃的回来,哥我们回去吃饭吧。”

张艺兴这种弟控对于吴世勋的撒娇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连忙答应:“是吗?好啊!”

吴亦凡现在已经从心里暗自不爽转变为脸上就是大写的不爽了,“吴世勋,你昨天骗我说不知道艺兴在哪…”

还没等他说完,张艺兴就打断他:“干嘛,我让世勋说的,不满和我说,你还想怪世勋啊!”

吴亦凡这下子不仅仅是不爽,更是吃醋了,我还没说他什么呢!!!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护着他!!!当然,吴亦凡只敢心里抓狂而已,嘴还是乖乖的闭上了。

见吴亦凡乖乖的不说话了,张艺兴语气平和的对他说道:“明天我就要过去杂志社实习了,你没什么事就不要过去那边找我,也不准来找世勋麻烦,最好就是呆在家里,不要出来祸害社会。”

想了想没什么话要讲的了,就说道:“那我上楼去了,你赶紧滚回家。”说完就跟着世勋上楼去了,头都没回一下。吴亦凡看着他家兔子就这么被人拐走了,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吴亦凡站在楼下一直等某一层亮起了灯,才离开,其实不知道世勋住几楼,但是刚好亮起灯的应该没差了,然后心里默念着“宝宝心里苦啊”转身离开了。

而楼上亮灯的确实是世勋家,张艺兴就一直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人离开,看着那个高大而渺小的身影越走越远,张艺兴拿出手机,编了条消息发出去:路上小心。

TBC

评论
热度 ( 7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