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繁星KRAY】天生一对 C13&14

这两章你的好友【张艺兴】已下线。

Chapter 13

今年过年的时候,本来说好去张艺兴家的吴亦凡突然回加拿大,就是因为鹿晗。

当时突然接到加拿大家里的电话,说鹿晗开车回家的路上碰上路面结冰打滑,出事了。送到医院手术后,生命安全可以保证了,但是脑部、胸部因为受到撞击,都有程度不同的伤。整个人的情绪也不稳定,不配合治疗,闹着要见明明已经离开很久的吴亦凡。

鹿晗的爸妈没办法,找到吴亦凡的爸妈,求他们让吴亦凡回来。

鹿家和吴家,最初是因为生意上的往来知道彼此的,后来同样是在海外的华人家庭,家里又有年龄相同的孩子,走得也比较近。

可是两家家长怎么都没想到,在他们心里是好兄弟和好孩子的鹿晗和吴亦凡,高中的时候,分别跪在了自己父母面前,说自己喜欢男人。

两家人又是打又是骂,各种劝,都没有办法。

后来高中要毕业的时候,两家父母狠下心来,要把他们俩分开。知道鹿晗是个不可能放弃学业上进心很强的孩子,便从他下手,不让他去上大学,除非和吴亦凡分手。

一直被家里宠着的鹿晗没有料到会这个样子,在家里极受宠的他当初敢和家里出柜,其实也是因为知道父母疼他,不会真把他怎么样。

那段时间的鹿晗都快疯了,被关在家里不让出去,不知所措,看着他妈拿着多伦多大学的offer,准备要烧掉的时候,鹿晗最终选择了学业。

而当吴亦凡知道鹿晗最后还是没有选他的时候,主动提出了回国,其实当时吴家父母是打算把吴亦凡送去离鹿晗很远的学校读书的。

既然都分手了,那就走得再远些吧,当时想到加拿大冬天满天飘洒的大雪,吴亦凡突然觉得这里太冷了,回国吧,回小时候曾住过的地方,那里暖和。

早已心凉的父母也没多说什么,便把他送回国,生活费给的都很足,不过却像忘记了他一样几乎不再过问他的生活。

之后的时光里,吴亦凡没再回过加拿大,也再没有和鹿晗联系,在加拿大的日子,也不曾向他人提起。

而如今这个周日吴亦凡坐在往鹿晗住的地方去的地铁上,却想起了在加拿大的日子。

当初一群青春期的男生偷偷瞒着父母约着看A片的时候,吴亦凡拒绝了,因为他之前看过,却对片子里的大胸女人完全没兴趣,当然这个理由不可能讲出来。正当大家起哄问他为什么的时候,同在场的鹿晗帮他解了围。

当时的鹿晗出声对大家说道:“我和Kris约了去电影院看电影的,正经的电影,不和你们看小黄片。”然后带着不一样的笑看着吴亦凡“Kris,是吧,我们说好的。”

吴亦凡还记得,最后两个人真的去看了电影,钢铁侠的第二部,2010年。看电影的全程鹿晗就像见到偶像的小粉丝,一直兴奋的各种介绍。

那次之后,有一天,吴亦凡毫无防备地被鹿晗拉到学校没有人的角落。“Kris,我问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男生?”

当时的鹿晗完全紧张地问出这句话,脸上既有期待与好奇,又有担心与不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吴亦凡看着这样的鹿晗,突然懂了,原来我们是一样的人啊。

第一次打开自己的心房,吴亦凡答道:“是啊。”

听到回答的鹿晗如释重负地笑了,吴亦凡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卸下紧张与不安,眼睛里闪着光,对自己说:“好巧,我也是。”

吴亦凡一直觉得,自己能在那时遇上鹿晗是自己的幸运。

被家里切断经济来源的时候,是鹿晗陪着他,帮他;自己惹上了事和别人打架的时候,鹿晗永远在他身边,嘚瑟的说:“别看我比你矮些,打架不比你差。”;学习成绩没有鹿晗好,鹿晗写完了自己的那份就会帮他解决他的作业;有时候逃课了也不用担心,因为鹿晗一定会帮他想好理由向老师请假的。

最后到鹿晗眼里闪着泪花,亲口和他说:“我们先分开吧”的时候,吴亦凡却很意外的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与痛心,甚至可以理解,那是优秀的鹿晗啊,那才像鹿晗会做的选择。

当时的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反应为什么是那样的,不过回国后呆了一段时间,吴亦凡开始明白,在自己看来,那时的他和鹿晗,更多的是相互扶持与依赖,而不是相爱。

就仿佛一条黑漆漆的夜路,身旁只有对方,只能紧紧地握住身边人的手,勇敢地走下去。

所以自己从来没有怪过鹿晗,他帮自己解的围,他主动的闯入自己孤独的世界,都让吴亦凡很感谢,很感谢。

可是鹿晗好像没有这样想,当初分手的时候,鹿晗就说让他等他,说毕业了自己有能力了就会去找他;年初回去看望他的时候,发现鹿晗看自己的眼神,还是和当年一样。

本以为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却发现,自己走出来了,鹿晗似乎还停留在原地。

 

Chapter 14

按照鹿晗给的地址,找到了他住的房间敲了敲门,很快穿着家居服的鹿晗就来开了门,看着他很是高兴地说道:“你来了,进来吧”。

进到房内,看见摆放在茶几上的外卖餐盒,吴亦凡就知道鹿晗这段时间住在这没人照顾,也没有好好吃饭;床头柜上还放着白色的药瓶,应该是后期康复的各种药。

吴亦凡担忧的表情越来越明显,鹿晗怕他又要说自己了,赶忙抢着先说:“今天起得晚,都还没吃饭,陪我出门吃饭吧?”

既然鹿晗开了口,吴亦凡也没办法拒绝,“行,你回国后都没请你好好吃顿饭,走吧!”

两个人很久没有这样并肩而行,上一次这样应该还是很多年前吧,加拿大的冬天白雪皑皑,每次出门都是把自己包成个粽子,鼓鼓囊囊的,不然肯定会被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冻成冰雕。而这一次,是走在炎热拥挤的街道上。挑了家看上去不错的店进去找了个清静些的位置坐下。

鹿晗几乎就没有回过国,自然是吴亦凡点菜,拿着菜单研究的时候吴亦凡突然想起了张艺兴。每次和张艺兴出去吃东西,点菜是从来轮不到自己的,吃货的人设对于张艺兴来说是永远不会崩坏的,每次还没进店门就已经想好要吃什么了。

脑海里浮现张艺兴用极不标准的姿势拿着筷子吃的嘴巴鼓鼓的样子,想他了呢,不过才回家一天而已,真是不想离开他。

鹿晗看着坐在对面的吴亦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走神,唤了他一声:“Kirs”。吴亦凡这才回过神来。

自己和张艺兴在一起的事情,鹿晗是不知道的,连有这么一号人都不知道。今年过年回去的时候,本来两个人就是暧昧中还没确认关系,再加上鹿晗当时一彻底的病号,也没提这回事让他不开心影响治疗。

这次鹿晗突然回来,确实吓到了完全没有准备的吴亦凡,一边不是很敢确定鹿晗是怎样想的,一边又不想让艺兴知道。

不过吴亦凡想好了,话还是要说清楚的,现在自己对鹿晗,真的没有喜欢那一份心思了。虽然知道对鹿晗很残忍,但一直瞒着他也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如今自己有了喜欢的人,真的很喜欢。有多喜欢?就是如果换做是张艺兴对他说要出国把他自己一个人晾国内,他绝对会疯。无论张艺兴是去到阿拉斯加还是赤道几内亚,无论有多远,吴亦凡都会追着去的。

鹿晗怕是太久没吃到好吃的,胃口特别好,一个劲的夸菜做的好。吴亦凡心里想着要怎么告诉鹿晗,倒没有特别大的兴致。

吃完饭鹿晗又拉着他去星巴克里买了杯咖啡,两人不约而同的都选了冰美式,鹿晗笑着对吴亦凡说:“当初你都不喝这玩意的,现在成最爱了吗?”是啊,当年吴亦凡特别不能理解鹿晗为什么一有空就喜欢喝这玩意,苦的要死。他越反感,鹿晗就越逼着他喝,最后连吴亦凡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唯一喝的咖啡变成了冰美式。

吴亦凡无奈地承认:“是啊,被你带的,改不了了。”

G市的天气向来是个神经病,夏天经常一会儿天晴,一会儿大雨的。这不,等二人准备离开咖啡店的时候,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已是乌云四起,一场在地理上被称为对流雨的倾盆大雨即将袭来。

看来哪也去不成了,只能回酒店。

大雨倾盆,整个天都暗了下来,被风吹得四处溃散的雨滴打上落地玻璃窗,因为室内外的温差玻璃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鹿晗回来后兴致缺缺的样子,然而吴亦凡一想和他说正事,鹿晗就把逃避似的话岔开。

两个人没什么事可做,鹿晗提议:“看电影吧,开电视找部电影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就看到网络电视的主页上停留着《钢铁侠3》的推荐。鹿晗停住了,轻声对吴亦凡说:“看这部吧,这部我们没有一起看。”

当时两个人一起看完第二部,两个人就约定,如果还有续集的话,一定也要一起看。只可惜,谁也没有想到,变故有时会来的猝不及防。

室外是沉闷的雨声,室内电影的配乐激情澎湃,然而两位观众却一直很安静,再没有当年的兴奋。

电影落幕,吴亦凡最终还是出声把该讲的话讲了,“鹿晗,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电影可以补回来,可是人的感情是补不回来的,不是吗?

其实鹿晗这次回来本身就没什么把握,毕竟这么久过去了,而且年初被自己逼着回来的吴亦凡,看望照顾他的时候,虽然体贴而周全,但鹿晗看不见那种对至爱之人的心疼。可是鹿晗不死心,这次回来,就是想确定他还是不是自己的,自己还能不能把Kris找回来。

回来后就发现,好像找不回来了,吃饭的时候看个菜单都会发呆,手机放在桌上,屏幕来消息亮起的时候,屏保他看到了是一个男生的侧影。可是不想问不想听想逃避,然而吴亦凡却还是硬生生地要把真相剥露出来给他看。

鹿晗低着头把玩着已经喝完了的咖啡杯,不甘心的挣扎着问道:“是吗?他是谁啊?有我好吗?”

他们两之间的事吴亦凡并不想牵扯到张艺兴,“你应该懂得,这么多年过去,就算没有别人,我们也是不可能的了。”

鹿晗转过头来看他,惨淡的笑道,声音有些颤抖:“当年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吴亦凡,你就不可以原谅我吗?”

吴亦凡耐心的解释:“鹿晗,你不用我原谅,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从来没有怪过你,真的…”有些话三年前就应该说清楚了,拖到现在,真是伤人又伤己,“只是,时间在向前走得时候,很多事都变了…”

鹿晗仿佛听不进去似的辩驳道:“可是你明明说习惯改不了的,你看你还是喜欢喝冰美式,还有没变的东西…”

吴亦凡狠下心打断了他,“那只是一个习惯而已,鹿晗,我承认你改变了我,在一起的三年,你改变了我很多,可是现在又一个三年了,我不再是你的Kris了,我变了,我是吴亦凡。”

是啊,不再是鹿晗的Kris,而是张艺兴的吴亦凡。

鹿晗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终究安静下来,本来藏着星辰的眼睛黯淡,一丝光都没了。可是不甘心啊,怎么会甘心呢,明明是自己的,明明是自己念想了这么多年的人,无论是Kris,还是吴亦凡,都应该是自己的不是吗?

一阵沉默之后,吴亦凡先说话了,“鹿晗,该往前走了,你不能…总停在我这里…”。说完便起身打算离开,“我先走了,你要是想开了,就早点回加拿大吧。”

“等等”,鹿晗跟着站起来,身子都有些不太稳,晃了晃才站定,“你还喜欢吃栗子蛋糕吗?”

吴亦凡没想到鹿晗会问这个,愣住了,“嗯…喜欢”。

“楼下那家糕点屋的栗子蛋糕好像很有名,我陪你下去,你带个回去吃吧。”吴亦凡,你看,又多了一样没变的东西,能让我多抓住一样,也是好的。 
 


评论
热度 ( 1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