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繁星KRAY】天生一对 更第九章

Chapter 9

铃铃铃,下课铃响起,边伯贤收拾着书本问道:“艺兴啊,摄影社最近在征集作品打算办展览,要不要去?”

“有说什么主题的吗?校园为主的话我就不参加了,拍过太多次。”

“不是,这次的主题是——本市那些不为人知却值得一去的好地方,要不要我们两个找个地方去拍照啊?”

张艺兴想了下,一脸内疚说道:“嗯…主题不错,不过,白白,我大概会带吴亦凡去拍。”

“张艺兴,你个重色轻友的!”伯贤重重的打张艺兴的背,谈恋爱了不起啊,欺负单身狗啊。

那晚两人在一起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这些好朋友的,大家知道后也还是和以前那样相处,只不过吴亦凡看吴世勋更不爽了,老子媳妇儿的初吻都被你拿走了你还期待我给你好脸看!!??

张艺兴连忙求饶,“大侠手下留情!”,一边躲开伯贤的攻击,一边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这周末陪我出去。

不过一会儿看到回复:哟,这算是主动约会吗?好开心!

其实吴亦凡是猜对了张艺兴的心思的,不过张艺兴不甘示弱地回复道:吴亦凡我出去拍照片准备参展呢,你脑洞别太大,乖。

周末的时候,市郊,在搭了好几个小时的公车终于下车后,站在荒凉的公路边,吴亦凡拉了拉张艺兴的衣袖问道:“艺兴,这里是挺不为人知的…但是你确定值得一去吗?” 

看着吴亦凡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张艺兴答复他:“还没到呢,到了你就知道的,很棒的。”

两个人沿着公路开始往前走去,不过一会儿就看到公路边开始出现一排排的发电风车,正缓慢地转着圈,风车下面是堤岸,走下堤岸,是被海风吹起如波浪般的绿草丛。

镶在青色中的是条不宽不窄的木质栈道,向远方延伸,尽头便是一望无际的沿海湿地。是个很僻静的地方,四周都没人,安静的让人觉得说话都是罪过。

“怎么样?不错吧!”张艺兴得意地问,吴亦凡在G市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地方,挺惊讶原来在G市这样的大都市里还有这般宁静,人烟稀少的地方,“我说,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小时候爸妈带我来玩过一次,印象深刻,上大学后没机会来过,这次一听到摄影展的主题,就想到这里了”,张艺兴打开相机包拿出单反和镜头开始调试,准备好后把相机包扔给吴亦凡,“走了,别傻站着”。

张艺兴先是在栈道上各个角度的取景,然后走到尽头卷起裤腿、脱了鞋子,走进湿地里。吴亦凡就拿着包坐在栈道的尽头时而盯着张艺兴看,时而吹着海风发呆。

张艺兴裸露出的小腿在太阳下白得要反光了,极浅的海水恰好没过纤细白皙的脚踝,为了拍照人越走越远,就在人快要变成天边的一点的时候,吴亦凡突然起了个念头,手环成喇叭大喊“张艺兴!”

张艺兴正在想哪个角度取景比较好的时候,听见身后吴亦凡叫他,转身回过头去的一瞬间,那一声“我喜欢你”清晰的顺着风传来。脸刷一下的就烧了起来,不过眼看四周都没人,只有海与风作伴,张艺兴胆子大了起来,回喊道:“吴亦凡,张艺兴也喜欢你!”

如果你那天刚好路过湿地,你会看到两个年少的男孩子,一个个子高一点,一个矮一些,在海边玩的开心,玩累了的时候,高个子一把抱住另一个男孩,靠在他肩上休息,最后夕阳西下两人并肩往回走的时候,瘦小些的男生一直紧紧搂着高个子男生的手臂,不曾放开,两人间是他人不可及的亲密。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是灯火阑珊,饥肠辘辘的两人随意找了家店就大吃起来,这会差不多吃完了,正坐在客人已经不多的店里休息。

吴亦凡看了眼时间,“现在挺晚了的,回学校好像来不及了。”

张艺兴正拿着筷子夹菜的手顿了顿,怎么感觉话里有话啊,“那你打算去哪?”

吴亦凡把头凑近看着他,压低声音说:“我们,睡外面吧,去开房。”

这下张艺兴是整个人都顿住了,其实自从世勋生日那天以来,吴亦凡的亲密动作次数明显增多,在外面还好,在宿舍里没人的时候,几乎恨不得整个人挂在张艺兴身上。

看书的时候喜欢抓着他的手玩,又揉又捏的,张艺兴的手又小,常常是被吴亦凡整个包在手心里;闲的时候就自然是更亲密的亲吻,从脸颊、酒窝再到唇,一处都没放过,这段时间下来,张艺兴觉得自己的吻技在吴亦凡的调教下有大幅度提升。

好几次在宿舍的时候两个人吻着吻着就到床上去了,结果张艺兴怎么都不同意在学校里做,吴亦凡也不能强上,最终都只是小打小闹,吴亦凡只能用欲求不满的眼神盯着张艺兴表示抗议。

这周末出来其实吴亦凡心里就打好小算盘了,这么好的机会,该办的事也该办了,对吧。当然张艺兴是没想到这么一回事的,这周都把注意力放在想要怎么拍好这一次的照片上了。

吴亦凡这么一提不回学校,张艺兴才反应过来原来你还存着这个心思呢。之前在学校里没答应吴亦凡也不是因为真的抗拒,自己既然答应在一起了,自然也不会不接受真的做,只不过总觉得在宿舍里不太好,左右都还是人呢。

今天既然都出来了,就答应吴亦凡吧,不然估摸着吴亦凡都要憋出内伤了。

“行啊,可以啊,没问题”,张艺兴擦了擦嘴豪气地说。

吃完饭张艺兴说吃的太饱了,拉着吴亦凡在附近的江边公园散步,消化消化。吴亦凡虽然完全没有散步的兴趣,也只能跟着,一前一后的走着。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老干部作风呢,公园散步,以后要真成了老头子自己是不是要陪着他天天在公园下象棋什么的。

走得好好的,张艺兴突然停了下来,说道:“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但是一直没问,今天干脆问了吧。”

吴亦凡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道要问自己事呢,不过有什么问的?两个人大部分时间在学校同吃同住的。不过等张艺兴继续说下去,吴亦凡心想,完了,原来是这事。

“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你一整晚没回来,到底是去哪了?”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张艺兴就是直觉那次吴亦凡没全说实话,可是那时两个人也没确定关系,自己也不好多问,现在虽然大概隐约猜到是去干什么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问清楚。

吴亦凡是没办法对张艺兴说谎的,不过看着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张艺兴,又怕说出来会惹小兔子生气,兔子要是生气的话,那之前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

只能讨好地说:“我和你说真话,但是可以答应我不生气吗?”

“那要看情况有多严重”

“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弯的,没认识你之前,想发泄欲望的时候就会去酒吧里约人,那天你不在,我一个人回来后就去酒吧了,然后找人做了。”吴亦凡觉得这个情况已经严重到张艺兴生气了,没底气地又解释了一句:“那是认识你之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来约人。”

果然和自己猜的差不多啊,可是还是觉得很委屈,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原来那时自己傻乎乎地在宿舍等他的时候,吴亦凡个混蛋正忙着和别人419,连手机都不曾看一眼。张艺兴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怨妇一样,不知为什么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太没出息太丢人了。

吴亦凡看出张艺兴的脸色不太好,又低声下气地哄道:“后来看到你给我的消息,我就后悔了,当时就后悔了,以后再不会了,不生气了好不好。”

张艺兴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说道:“那你保证你以后不会再出去找人了。”

“我保证。”

“吴亦凡,我知道你今晚本来打算干什么的,但是我现在很不爽,不能保证你如愿以偿。”

“艺兴,你不生气就好,今晚都听你的,我什么都不打算干了。”

“走吧,找个地方,我累一天了。”

到了酒店后,张艺兴先是去冲了澡,然后就窝在沙发上喝酒吃零食看电视,就是不和吴亦凡说话,不给好脸看。

吴亦凡洗完澡后出来张艺兴还是同样的姿势看着电视,茶几上的易拉罐已经空了好几个,脸色微红,就是不理他。

没办法,吴亦凡低眉顺眼的靠了上去,“艺兴,说说话嘛”。

张艺兴不理他。

“艺兴,你不说话我亲你了”

张艺兴刚想说你敢,吴亦凡的脸就放大在自己眼前,吻了上来。

张艺兴本来想一巴掌打开吴亦凡的,可是吴亦凡的吻里全是小心翼翼,不像过去那样的霸道野蛮,只是轻轻磨蹭他的嘴唇,亲亲嘴角,也不深入,仿佛在乞求原谅。

从未这样子吻过,张艺兴一下子兴致来了,也不记得什么原谅不原谅了,反而是想吻回去调戏吴亦凡。于是微微伸出舌头舔了舔吴亦凡的唇,颇有挑衅的意味。然后还想继续惩罚吴亦凡告诉他让你敢出去和别人睡。

但是事情发展的走向并不是这样的,吴亦凡经不住他这么挑拨,猛的一下把张艺兴摁倒在沙发上,再忍不住只是讨好的亲吻,开始动情的用力咬艺兴柔软的唇辦,舌头长驱直入,进到艺兴的嘴里,肆意的搅弄。

“呜呜…”张艺兴试图发出声音表示抗议,伸手想推开身上的人,然而吴亦凡反应迅速的抓住了他的手摁在了沙发上;再想抬脚踹,却发现被吴亦凡的长腿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张艺兴没办法只能任由他亲来亲去,心想,你吻吧,我就当是被狗啃了。然而吴亦凡不停地挑逗他,伸过舌来尝他嘴里的味道,不停的舔张艺兴的舌尖,触他安静的软舌,张艺兴实在忍不住想回应的时候,他又退了出去,去吻他的脖子,往脖子上吹气,吹完气又回来轻轻地咬他的嘴唇。

脖子算是张艺兴的敏感点了,被吴亦凡这么一刺激,大脑一片空白,开始不自主的回应吴亦凡的吻。两个人你来我往的纠缠,最后直到张艺兴的嘴角挂上了透明的银丝,两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停下来。

情欲的气息在空气中漫开,吴亦凡黑色的眼睛里满是欲望,直勾勾地盯着张艺兴,“艺兴,我想做,好不好。”

张艺兴只觉得自己被吻的浑身难受,什么也不想了,只是说了句“去床上”,就把头埋进了吴亦凡的怀里。

吴亦凡一把扛起张艺兴,大步向床上走去,一秒都不想浪费。

最后,张艺兴只记得被吴亦凡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折磨的死去活来,难受疼的时候流泪了,舒服爽的时候一样忍不住泪水。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