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繁星KRAY】天生一对 连更两章7&8

Chapter 7

    来自吴世勋生日作战小分队的群聊消息:

边伯贤:各方注意!注意!Attention Please! 今晚9点,“痕迹”107见。

金钟仁:收到,已做好准备,请组织放心,今晚大家尽情的玩

朴灿烈:楼上带上我,另外我都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让你们掉节操的事了,哈哈

吴亦凡:上面那位小心最后是你死的最惨,嘿嘿

吴世勋:明明是我生日,为什么没有听下我的意见【手动再见

张艺兴看着群里发来的消息,回复了一条:世勋心疼你三秒钟

吴亦凡:心疼个毛线

金钟仁:心疼个毛线

朴灿烈:心疼个毛线

边伯贤:心疼个毛线

……

晚上天色全黑,校园里渐渐冷清,但是闹市的酒吧才刚刚开始喧闹,“痕迹”的包厢内,吴亦凡和朴灿烈几个人刚刚坐下,便喝了起来。

“世勋,二十岁生日快乐!来,我们喝一杯”,边伯贤一把搂住比自己还高的弟弟,另一只手把酒往世勋怀里送。

“喝就喝,反正我酒量不是最差的,醉的肯定不会是我,”吴世勋说完便把酒给干了,金钟仁说道:“光喝酒没什么意思,要不我们玩国王游戏吧!”

“好,举双手双脚赞成”,灿烈夸张的把手和脚都抬起来,吴亦凡和张艺兴也纷纷附和道:“赞成,来吧”

现场六个人,每个人一个数字,再随机选一个当国王,第一轮,国王是拿到6的人。

吴亦凡伸手举起自己的数字开心的叫道:“6是我,第一轮就是我,呦吼”,眼神在每个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说道:“第一轮玩个简单的,1和3号出来,派你们两个出去要两个人的电话号码,一男一女。”

吴亦凡刚说完,朴灿烈立马起身说道:“我是1号,我先出去要美女的电话号码了,不准和我抢,我才不要去要男生的。”说完便往门外冲去。

边伯贤看着朴灿烈的背影,哀嚎道:“朴灿烈你腿长了不起啊,跑这么快”,然后又转身看向吴亦凡:“你不要被我抓到,不然死定了。”

朴灿烈站在门外过道上看了看,发现走廊不远处有几个女生站在一起聊天,便决定速战速决,向她们要号码。几个女生看着一个高个子的帅哥,眼睛大大的,正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站在她们身旁好像是打算搭讪,真是又惊吓又惊喜。

灿烈和她们说明了情况,指了指远处正在围观的张艺兴他们,几个女孩子看他也不像是坏人,就大方的留了电话。

朴灿烈正感慨着自己刷脸成功,一个转身打算往回走,就看见边伯贤站在他身后。

“哇,你干嘛”,挥了挥手机,得意地笑道:“我成功了,白白你加油哦!要不要我帮你物色个男生。”

边伯贤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道:“不用物色了,我觉得你就很不错。”

朴灿烈还沉浸在要号码成功的喜悦中没反应过来,伯贤就大声的对他说:“这位帅哥,我想约你,留个电话还是喝杯酒?”生怕音乐声太大会盖住他的声音,说着话还不忘上手,暧昧的摸了摸朴灿烈的胸。

朴灿烈这才反应过来边伯贤这正调戏他呢,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就听到身后刚才的几个女生惊讶的声音。

“我的天啊,他向我们要电话号码我以为帅哥是直的,居然啊啊啊,是双的吗,还是就是弯的啊”

“那个矮一点的是小受吗,看上去好可爱啊,呜呜”

“天呐,我觉得他们俩好配啊,配一脸!!!”

朴灿烈和边伯贤听到这里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边伯贤都快要演不下去了。

而朴灿烈,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伯贤,调皮的恶作剧的,想调戏自己却先害羞了的伯贤, 灯光下眼睛闪动着灵光的伯贤,真是越看越可爱了呢。

于是灿烈调整了下表情,低下头轻轻的把唇靠在伯贤的耳边,说:“喝酒吧,看你这么可爱喝完酒一定更可爱呢,不是吗?”

话一说完,边伯贤的脸蹭一下就红的像是烧了起来,完全不知道怎么接。朴灿烈看他这个样子,便牵起他的手,嗯,大小刚好握在手里,走回包厢。

包厢里的四个人尽管已经努力的围观,但介于距离太远,不是很懂发生了什么,只是张艺兴看着被朴灿烈牵着走回来的伯贤,感叹了句:“我的天,我第一次看这么娇羞的白白。”

而伯贤回来后硬是连喝了三杯才冷静下来,坚持着不和朴灿烈说一句话。

第二轮的时候,运气好的是钟仁。

“耶耶耶,我是国王!!!”,钟仁看到自己的数字后跳了起来。

“钟仁,快指定人做任务,别指到我,不然你死定了”,张艺兴看了眼自己的数字说道。

“那我指定4号和5号出去外面小舞台上在全场人面前跳舞”金钟仁刚一口气讲出指定的任务,就听见“操”“卧槽”两个声音,一个是吴世勋的,一个是张艺兴。

“哈哈哈,我这么准的吗,刚好你们两个街舞社的”金钟仁捂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

其他几个人纷纷起哄:跳舞,跳舞,跳舞……

“跳就跳,世勋我们走”,张艺兴估计酒劲有些上来了,脸红扑扑的,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好,哥跳我就跳”,吴世勋看着艺兴哥那么激动,也不怕丢人跟着起哄,一群人出了包厢挤过人群往舞台走去。

“各位,注意下这边,看向舞台这边”,酒吧的工作人员先帮他们说明情况,“我们有客人,刚刚玩游戏输了,被罚上来跳舞,不知道大家欢不欢迎?”

有人免费表演自然是好的,台下的人都兴奋的喊道:“欢迎,欢迎!”

张艺兴站在台子边上,看着都已经准备好手机准备拍摄黑历史的四个人,突然一脸真挚的和世勋说:“世勋,不如我们跳点特别的吧。”还没等世勋反应过来就蹦蹦跳跳的到DJ旁边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又跑了回来。

世勋一脸懵的看着他艺兴哥,“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还没待世勋把话说完就听见主持人说:“那就有请两位上台,大家鼓掌”,然后就被张艺兴拉上台了。

等世勋在台上站定,看着张艺兴对DJ一个示意,听见音乐响起前奏的时候,一个激灵,心中哀嚎:哥,跳这首,我做不到啊。

You know I still love you baby, and it willnever change.

I want nobody, nobody but you; I want nobody,nobody but you

这句歌词一出来,吴世勋就看着他哥变了一个人似的,自打他和他哥一起跳舞以来,没见过张艺兴如此放得开。

张艺兴跟着节奏就扭了起来,先是妖娆的向左边点点手指,再换右边,最后再卖萌的向台下观众发射两枚爱心子弹,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浑然天成。吴世勋看着,实在跳不出,就只能站在旁边硬着头皮学张艺兴比划着几个动作。

本来台下的客人们只是期待一段正常的舞蹈,结果被张艺兴这么一撩,全场都兴奋了,尖叫声到处都是,全都嗨起来了

边伯贤他们几个人在台下则是整个被震惊了,这……这还是我认识的张艺兴吗?

朴灿烈喃喃自语道:“艺兴哥,还会跳这个。”

站在一旁的吴亦凡从张艺兴开始跳舞那一刻起目光就没挪开过,张艺兴今天里面穿的是件白色紧身背心,外面套了件黑色外套过来的,刚刚喝酒的时候就把外套给脱了。

也就是说,喝酒喝得不仅脸上泛起红晕的,身上皮肤也微微泛红的,只穿着白色背心和紧身牛仔裤的张艺兴,正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舞台上,任性地扭动着腰肢,双手随着舞蹈动作轻轻地抚过身体,不时还下意识的咬了咬唇。

在吴亦凡看来,太诱惑了,伸手解掉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却依然觉得浑身燥热,望向舞台的眼神渐渐写满了欲望。以前想解决需求去吧里的时候,好像都不曾这个样子。只可惜尽管现在自己已经想好扑倒张艺兴的具体步骤了,实际上却还是一步都不敢实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去抱住他,把他圈在怀里,吻他,他不介意,张艺兴估计可能记一辈子。

吴亦凡就这样克制着自己看张艺兴跳完了整支NOBODY的舞,音乐一停,张艺兴渐渐回过神来,看见台下的人都在给他鼓掌,全场满是尖叫声,甚至还有人喊安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忙拉着吴世勋下来舞台。

张艺兴和吴世勋一下舞台,钟仁他们团团围住。

“我的天,艺兴哥,你怎么会跳这个啊,太可爱了吧,哈哈。”

“吴世勋,你站在上面好僵硬啊,还是艺兴跳的好。”

……

唯独吴亦凡,什么话也没说,就静静的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大家围着张艺兴打打闹闹的回了包厢。

接着,几个人又继续喝酒唱歌,吴世勋因为是寿星,被灌得最狠;而张艺兴因为喝多了,已经整个人都是粉红色的了;吴亦凡倒是十分清醒,几乎全程盯着粉红色的小兔子。

眼看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大家也准备差不多结束了。

这时灿烈不知怎么的开始赖皮:“最后,最后玩一次国王嘛,我都没当过国王,你们让我当一次,让我玩嘛,玩完就回去。”边说边死死的抱住旁边的金钟仁,怎么都不肯放手,嘟囔着:“不让我当国王不让你们走。”

大家经不住灿烈闹,就同意了。就是这次同意,让吴亦凡日后提起来是生气懊恼加后悔,后悔自己当晚怎么没把朴灿烈打晕了给打包带回去,也就不会有后面的那回事了。

 

Chapter 8

大家为了哄住灿烈,便让他当了国王,然后剩下的每个人抽了个数字,等待灿烈的命令。

灿烈想了想,笑了起来,眼睛都亮了,“我们玩这个,2号和3号,嘴对嘴吃抹茶棒,要剩到两厘米才可以,嘿嘿。”

说完大家赶忙打开纸条看被抓到的是不是自己,“我…我是2号”,张艺兴抱怨道:“怎么又是我”,吴亦凡一看张艺兴是2号,心想你大爷的3号必须是我,不能是别人。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看见坐在对面的吴世勋一脸坏笑地说:“艺兴哥,又是我诶。”

金钟仁和边伯贤都是一副幸好不是我,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而坐在阴影里的吴亦凡现在的眼神已经冷到可以杀人了。

“哈哈,又是你啊,世勋,我们俩真是有缘”张艺兴笑得酒窝深陷,也没瞧见暗处吴亦凡的表情,就懵懵地伸手拿了根准备好的抹茶味饼干,向世勋走去。

世勋站起身,轻轻握住张艺兴拿着抹茶棒的手,头向前凑去,张嘴咬住了饼干的一端,叼着饼干就往艺兴嘴里送。

张艺兴本来拿着饼干的手松开了,顺手就搭在了世勋的肩上,张嘴咬住了世勋送过来的饼干,结果还没吃到一口,饼干棒不小心断了,张艺兴没刹住车,继续往前吃,世勋仿佛也没打算停下,接着往前咬。

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先是感觉触到了世勋的鼻子,然后两个人的唇就碰在了一起,张艺兴整个人都懵了,而世勋则是继续向前咬,歪着头去吃他嘴里的抹茶味饼干,成功得逞后才吃着饼干往后退,离开了张艺兴的唇,笑得特别灿烂,完全是恶作剧得逞的表情,好像在说:“哥,我亲到了哦。”

而张艺兴现在已经是大脑空白的状态,呆呆的吃着饼干。

金钟仁、朴灿烈和边伯贤看到两个人亲到,又是尖叫又是大笑,全疯了。

而吴亦凡再也坐不住了,快步走到张艺兴身旁,拉起他便转身往外走。

刚刚还在笑的几个人这下都愣住了,钟仁看着两人走远,问道:“这…这是怎么了吗?”伯贤见钟仁一脸疑惑,叹了口气,走过去摸了摸钟仁的头,“哎,大人的事小朋友不知道也好,钟仁你不知道就算了,别执着。”

张艺兴还没从刚刚那个亲亲中回过神来,就被吴亦凡大力的拽着往酒吧外面走,更是觉得莫名其妙,这位又是怎么了?

吴亦凡手上的力道有些重,张艺兴觉得有些痛,还没等他说放手,吴亦凡已经把他带到酒吧后面的小巷子里,抓住张艺兴的手用力一甩,张艺兴有些没站稳, 踉跄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吴亦凡,你干什么啊!发什么神经!”张艺兴抽回自己的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问道。

吴亦凡现在整个人已经怒火和欲火一起燃烧了,今晚先是跳舞也就算了,居然还和吴世勋那小屁孩玩亲亲,看上去还亲的挺陶醉的,卧槽,张艺兴你今晚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吴亦凡越想越气,把张艺兴挤在墙角,对他吼道:“张艺兴,是不是之前我们没把话说清楚你不明白啊,你让吴世勋亲你几个意思啊?”

“你妹的,吴亦凡,那不是玩游戏吗??!!我怎么知道会被亲到啊!”张艺兴看着脸上写满不爽的吴亦凡,算是大概明白了,原来这位吃醋了,暗自腹诽道:幼稚,都几岁了。

吴亦凡显然还没冷静下来,再加上酒精的作用,说道:“张艺兴,我原来觉得你挺羞涩的一个人,今晚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啊,又是跳舞撩人,又是接吻吃饼干的,挺放荡的啊。”

听到“放荡”这个词,张艺兴成功的炸了,“吴亦凡你他妈怎么说话的啊,不就是出来玩,尺度大了点;不就是和世勋亲了个嘴吗,轮不到你说我。”

听到吴亦凡这样说自己,张艺兴心里一点都不是滋味,再看着离自己很近的那张俊脸,嘴唇微动,试图继续反驳自己。

张艺兴看着特别想把他嘴堵上,于是借着酒劲一冲动说道:“不就是亲个嘴吗,老子还你一个。”说完便凑上前摁住吴亦凡的肩,抬头把嘴唇贴上了吴亦凡的嘴唇。

上一秒还打算发火继续教育张艺兴的吴亦凡这一秒瞬间就呆住了,唔,怎么有个软软的东西堵上了自己的嘴;而亲之前气势汹汹的张艺兴这一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傻傻地僵在那里。

不过下一秒,整个形势就反转了。吴亦凡忍了一个晚上没碰小兔子,这下子兔子主动送上门来哪里还忍得住,特别是刚刚还在装霸道装大爷的兔子现在已经原形毕露了,又软又萌的。

吴亦凡伸出一只手托住张艺兴的后脑,另一只手搂着腰,贴上他的身体,用力的吻了下去,鲜红的嘴唇吃起来像果冻,炽热的唇辗转厮磨啃咬着想要撬开张艺兴的嘴。

张艺兴感觉道吴亦凡灼热的气息扑在自己脸上,柔软又坚定、带着占有欲的吻,开了个小差想道,嗯,和世勋的不一样。

吴亦凡注意到了,说了句:“不许发呆。”,然后成功侵进了张艺兴的嘴里,用舌头尝着他嘴里的味道,张艺兴也不甘心的伸出舌尖你来我往。张艺兴的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抹茶味,吴亦凡一丝不爽,惩罚似的将舌深入喉咙,重重的碾压。

越吻越动情,张艺兴觉得自己在发热发烫,耳边吴亦凡的呼吸声变得粗重,本来放在腰间的手也不安分起来,欲望越来越明显,不知道过了多久,唇角的银丝也牵扯出来。

张艺兴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便用力挣开吴亦凡,结束了这个吻。

明明只是接吻,张艺兴却觉得自己力气都耗尽了,靠在墙上;吴亦凡也没比他好多少,这美味的兔子才刚开始吃呢,就得停下来,太郁闷了。

张艺兴自然是不知道吴亦凡现在满脑子都是“吃兔子,吃兔子”,张艺兴现在想的是,完了,真吻上了,不是出来吵架的吗,张艺兴你还特享受,没救了。张艺兴瞪着吴亦凡,脑子一团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便想先走开。

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被吴亦凡给摁回来了,“张艺兴,别想跑,话还没说清楚呢。”伸手把张艺兴圈在怀里,强迫张艺兴看着自己的眼睛。漆黑的眼眸里仿佛有好多话想说,却欲言又止。

最后只见吴亦凡把张艺兴牢牢地抱住,低头靠在他肩上,说道:“这么久了,我忍到今晚我忍不住了,张艺兴我喜欢你,你不可以那样给别人跳舞,不可以给别人亲,你是我的,知道吗?”

见张艺兴仿佛没听懂自己在说什么,没什么反应的任由自己抱着,吴亦凡有些担心,不会吓着兔子了吧,语气软了些:“喂,我告白了呢,不可以拒绝,张艺兴你是我的,不要拒绝好不好。”

其实张艺兴听懂了,怎么会听不懂呢。他只是恰巧抬头看见了天上的月亮,突然想到今年过新年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见了烟花,那天有没有这么亮的月亮呢?

好像不记得了,不记得那晚的月亮是怎么样的。那为什么,会记得那是吴亦凡去加拿大的第几天,会记起那晚虽是过年自己却感到寂寞呢?

因为,是喜欢的吧,是在意的,喜欢的、在意的,怎么会忘记呢?喜欢在意的,只会认真放在心上,在其他记忆都模糊的时候愈发清晰。

张艺兴看着抱住自己,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因为告白害怕被拒绝而紧张的吴亦凡,就像一只大型犬好不容易找到了喜欢的玩具,便咬着怎么都不愿意松口,认定了,就不放手。

张艺兴抬起自己的手,环住吴亦凡的腰,感觉到吴亦凡因为自己的这个举动身子一颤,吴亦凡从肩上抬起头,用又期待又可怜的眼神看着他。张艺兴开心的笑了,“吴亦凡,我也喜欢你。不过,我不是你的,你是我的才对。”

吴亦凡看着他因为笑而深陷的酒窝,控制不住的亲了上去,是你的,都是你的,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TBC


评论
热度 ( 8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