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天生一对 【繁星KRAY】周末更文啦

Chapter 5

“现在比赛即将进入第四节,主场G大队以73:68暂时领先于客队。他们能否把领先的优势保持到最后?让我们拭目以待。”

场边休息的金钟仁淌着汗说道:“领先五分,继续保持进攻,打乱他们的节奏,防守不乱,冠军就是我们的了。”

吴亦凡注视着全场的观众席,心想张艺兴你有在看比赛吗,怎么没看到你呢?在看的话赶紧准备好礼物吧,我们赢定了。吴亦凡抓起椅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说道:“当然要赢,走吧,最后一节,准备上场了。”

“比赛的最后一轮进攻,还有24秒!主队的10号!10号吴亦凡拿到了球!假动作避过了对方的防守,到了三分线,是准备投三分呢还是?”

“投了,10号出手投球了,进了!!!三分,主队再得三分!!!漂亮!!!”

“终场哨声响了,赢了,G大赢了,这场球真是精彩啊,最后比分是90:80,恭喜G大成功拿下冠军!”

体育馆内响起阵阵欢呼声,球场上的大男孩们抱在一起欢呼,激动的手舞足蹈,“啊!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太棒了,拿冠军了,哈哈”

正当馆内尖叫声、欢呼声可以掀翻屋顶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广播室里传来:“那个,大家先静一静,静一静。”

看球赛的人听到这里,静了下来,都低声的议论纷纷:嗯?这是谁的声音啊?不是解说的吧;而朴灿烈、金钟仁他们几个人听到这个声音,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这不是艺兴哥吗?

一场球打下来已是大汗淋漓的吴亦凡擦去脸上的汗,忍不住弯了嘴角:张艺兴,我很期待你的礼物呢。

“今天呢,不仅是我们校篮球队拿第一的日子,也是我们篮球队吴大队长——吴亦凡的生日。在这里拜托大家,我们一起祝队长他生日快乐,一起给他唱首生日歌好不好”

“哇,原来今天是队长的生日啊”,

“是吴亦凡生日!他今天表现真的好帅啊,流汗超级性感”,

“替我们赢了那么多分,运动系男生,我发誓以后他每一次球赛我都来看!”

“那我们一起给他喊声生日快乐怎样?”

说完,这观众席上的几个女生向着球场上的吴亦凡大喊:“吴亦凡生日快乐!Fighting!”

吴亦凡听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大声的说了:“谢谢!”

接着,体育馆里开始响起一声又一声的“生日快乐”,连对方球队的球员也走过了祝自己生日快乐。听着此起彼伏的祝福声,吴亦凡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下,第一次呢,从小到大,第一次有这么多人真心的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小时候,随父母从国内搬到国外,便和小时候一起长得的伙伴失了联系,在国外的那几年,父母为了做生意,也是四处奔波,连带着自己没有什么安定持久的朋友,有时甚至连生日都被忘了。

吴亦凡站在场中央向着每一个传来“生日快乐”的方向鞠躬,听着声音渐渐变大的“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最后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广播室,终于找到了张艺兴。

那个穿着黑色球鞋,蓝色牛仔裤和白色衬衣的男孩,站在广播室的落地玻璃前,和着歌声拍着手,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眼睛都笑弯了,一副你没想到吧的表情,是吴亦凡见过最美的风景。

那一刻的吴亦凡,心里柔软的像水;那一刻的吴亦凡,眼眶有些湿;那一刻的吴亦凡,特别渴望抱一抱远处的那个男孩。

球赛的颁奖仪式结束后,人潮渐渐散去,赢了比赛的队友们纷纷喊着要队长请客,庆功宴吃起来,顺便庆生,吴世勋和边伯贤他们几个也跟着起哄。吴亦凡看了看还站在观众席远处的张艺兴说道:“你们先去吧,等我先换身衣服休息下去找你们,账等我来付,尽情的吃,快去吧!”

“我们一起过去呗,不换衣服也没什么,队长”灿烈说道。

伯贤看了眼吴亦凡和远处的张艺兴,对灿烈说道:“请你吃饭哪这么多废话,再说吴亦凡今天生日,一切听寿星的,不懂?”,便拉着世勋和钟仁往外走,“大家快来,走啦,再等下去你们不饿我饿了。”

人们便跟着伯贤先离开了,几个小时前曾充斥着加油声、欢呼声和呐喊声的球场现在彻底的安静下来,偌大的场地看上去有些冷清。

张艺兴从高处的观众席走了下来,坐在离吴亦凡最近的椅子上;吴亦凡这才发现张艺兴带了吉他过来。“吴亦凡还好你机智,你要是先走了,这最后一份礼物你就拿不到了”,说着便把吉他从吉他包里拿出来。

吴亦凡忙了一天下来,已经累的坐在地上了,笑着对张艺兴说:“还有最后一份礼物啊,还好我留下来了。”

张艺兴摆好吉他,对吴亦凡说:“自己做的曲子,给你的,生日快乐!”,然后便拨弄着弦,音符缓缓流出,全新的曲子,轻快的旋律,简单却让人很舒服。琴弦轻颤,也不是扰乱了哪家少年的心弦。

吴亦凡听着为自己而做的吉他曲,闭上眼睛,躺在地上,比赛带来的紧张、兴奋和激动此刻全被乐声带走。

张艺兴一曲弹完,看见吴亦凡已经躺在了球场上。便放下吉他,走了过去躺在他身边。轻轻用手肘推了推吴亦凡,“喂,弹完了呢,不表示下感谢。”

吴亦凡睁开眼睛盯着身边的人,漆黑的双眸仿佛装着星辰,闪闪发亮,开口问道:“干嘛送我这么大的一份生日礼物啊”,用力欢呼大喊过后的嗓子有些沙哑。

张艺兴没转头看他,而是把目光锁在球场上空明晃晃的照明灯上,然后缓缓说道:“有时候我觉得,要是我们两个人一进大学就认识就好了,我们俩这么投缘,不像这样,大三了因为换宿舍才认识,总让我觉得相见恨晚。”

张艺兴说完这句停了下来,像说不下去似的,吴亦凡追问道:“然后呢?”

身边的人坐了起来,说道:“然后我就决定要对你特别些啊,比对伯贤和世勋都要好些,以弥补我们没成为好兄弟、好哥们的两年时间。”

吴亦凡看着球场灯光投射在张艺兴身后的阴影,再看着光芒下微微笑着,像天使一样的张艺兴,轻声重复道:“好兄弟…”,顿了顿,然后笑了起来“谢谢你了,我的好兄弟艺兴。”“今天真的,真的谢谢你,走吧,去找伯贤他们,别让他们等急了,”边说边撑着手站起来了。

张艺兴还坐在地板上发了会呆,然后抬起头说:“好嘞,我去收吉他,你去换衣服,赶紧的。”

然而,张艺兴知道自己没说实话,就算是好兄弟,自己也没这么上过心,可是,吴亦凡,我胆子小,我害怕未知的未来,我现在想法很乱,不知道该怎么说、该怎么做,所以骗了你,对不起,可以原谅我吗?

然而,吴亦凡知道自己说谎了,如果说之前我还没有拿定注意,那么我今天做好决定了,什么好兄弟,我他妈最后不可能只和你是兄弟。你不愿跨出这一步,那我也只能等你,不逼你,陪你到坦然接受的那一天,而现在,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反正,张艺兴,我们来日方长,不是吗?


评论
热度 ( 5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