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尽晚回舟

杂食~随时可能跑路

【卖乖】【彬立】

写了三个小时才写了不到两千字,希望自己这次不要坑

(一)

    南方沿海的城市四月份就已经显得有些热了,虽说有风吹过,不至于让人产生粘腻感,但在太阳下走一会儿,还是会出薄薄一身汗。

    公司的午休时间,一身西装、着装正式的郑锐彬想去买杯冰美式,结果刚走出开着冷气的写字楼没几分钟,就觉得身上开始冒汗。加快脚步走进最近的星巴克店里,郑锐彬只想赶紧买完咖啡回办公室,正巧这会儿大中午,星巴克里人也不多,在他前面只有零星的三两个人在排队。

    郑锐彬排在队伍后面,站在他前面的是个穿着粉色T恤和休闲裤,脚踩一双运动鞋的男孩,这种穿着打扮出现在这间咖啡店略微令郑锐彬意外。毕竟这里是寸土寸金的CBD,这家星巴克的顾客,全部都是方圆几里高档写字楼里穿着正式西装上班飞速打字做报告的白领们,无论是正式的上班族还是他这种来实习的大三在读学生,最起码是没人敢穿的跟这个男生一样进任何一家公司的。要知道以往郑锐彬来买杯喝的,前面往往是复制黏贴般的黑色西服。

    “巧克力星冰乐,最大杯,谢谢!”轮到粉色T恤男生点单了,郑锐彬听到星冰乐又在心里笑了一下,想到自己周围同龄的朋友几乎没有喝星冰乐的,看来前面这位还真不是来上班的,估计是哪里来的小朋友吧。不过现在小朋友都发育这么好的吗?长这么高?郑锐彬斜靠在柜台目测了一下对方的身高,发现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高。还没等郑锐彬继续福尔摩斯般的分析人物形象,粉色T恤已经点完单走开了。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喝点什么?”店员的提问把郑锐彬的思绪拉了回来,“哦,冰美式大杯,加冰。”

    郑锐彬拿着咖啡走出店的时候,粉色T恤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郑锐彬本来还想继续观察一下以分析这个穿着格格不入的男生是从哪里来的,可惜人已经看不见了。

    下午的工作内容不多,其实郑锐彬现在实习的这家公司立鑫是他父亲生意场上的朋友陈叔叔的,郑锐彬不想去自己家的公司实习,公司里一堆管理层都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叔叔阿姨们,没意思,他爸就找了个朋友把他放在了这边实习,当然对方也不会真让朋友家的公子哥到基层去干活,再加上陈叔叔的儿子陈立远刚接手公司,也需要人手帮忙,因此郑锐彬现在就跟着陈立远做做事,陈立远今年26岁,比郑锐彬大不了多少,年纪相仿的两个人处事还算愉快。

    郑锐彬正坐在办公椅上闲着玩手机的时候,陈立远回来办公室了,还不是一个人,郑锐彬往他身后望去,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诶?这不是星巴克里的粉红T恤吗?粉红T恤跟在陈立远身后,乖乖的跟路过的每个同事点头笑着打招呼。

    “锐彬,来介绍一下我弟弟,陈立农”弟弟?郑锐彬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心想陈立远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出来?当然这话只能心里想想。

    “你好,我是郑锐彬,现在在公司跟着立远哥做事”,郑锐彬边说边客气的伸出右手,一只修长温暖的手轻握住郑锐彬的手,“你好,我叫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

    农农,这称呼怎么和巧克力星冰乐一样甜腻啊。

    陈立农估计只是第一次来公司来认人打个招呼,没什么实事,因此没待一会儿,陈立远就送他走了,两个人一走,郑锐彬就拿起手机发微信给周锐:“陈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叫陈立农的小儿子了?”他们这群认识的人里,周锐是消息最多的也是最八卦的,一般有个事要打听问周锐准没错。

    “哇,见着陈立农了?彬哥你这是前线新八卦啊,快说说啥情况?”

    “你还没回答我,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

    “陈立远他爸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风流人物,当年认识了个台湾女的,生了陈立农,陈家当家的太太自然不认,听说当年闹得满城风雨,最后还是把那女的和儿子一起送回台湾了。这么多年都没接回来,前年陈立远他妈生病去世了,他爸就动了心思了,好歹也是亲生儿子,总不能一直扔在宝岛自生自灭吧?”

   “陈立农今天来公司了,陈立远带他四处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啧啧,陈立远也是心大,突然冒出来个弟弟,还能笑着昭告天下,佩服佩服。”

    “那小孩挺乖的,跟人打招呼爱笑。”

    “这种人家的小孩,适应能力很强的,是真乖还是装乖,拭目以待咯。”



评论 ( 3 )
热度 ( 53 )

© 兴尽晚回舟 | Powered by LOFTER